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地主婆的发家史 > 第二十九章 生疑(中)
    高静媛还是第一次被当成身上有跳蚤的人呢,她撅着嘴,非常不高兴的说,“蒙牛大哥,你干嘛躲得那么远?你,你嫌弃我了吧?”

    在这里,首先得承认一件事——容貌的杀伤力有多强?非常强!外貌协会的不用多说,普通人也有自己的审美,对待自己喜欢欣赏的,难免多一份耐心。而换了讨厌的类型,对方做什么都冷淡,无动于衷。

    高静媛通过一面小镜子观看过自己的容貌,但她前世习惯那张面孔了,你让她骤然接受一张稚嫩小女孩的脸,就是她的,一时半会儿没办法打心眼里认可。也就“哦,长成这样啊,没丑得不能见人”,就不关心了。

    实在没办法坦然面对。

    总觉得镜子里的那个人是外人,跟自己没多大关系。

    没研究过,所以她还不知道她现在的面孔,跟漂亮美丽有点距离,可那粉粉嫩嫩的肌肤,大大的眼睛,挺而翘的睫毛,还有撅起的小嘴巴,有一个字专门用来形容——萌!好萌好萌的小丫头。

    阿蒙一下子就被击中心房了,心底忽然生出一种渴望——好想捏捏她的脸哦!但是上一次的挫折还留下阴影呢!阿蒙并不蠢笨,以前去过多少人家,从来没发生过一次失察被套话的事,小丫头看起来可爱,内里么……于是在心里建了一层抵御设备。

    “你真的不理我了吗?”

    高静媛非常失望,眨这闪烁明亮的大眼睛,垂头丧气的转头走开。一步一回头,才走了两步,阿蒙那层薄薄的抵御设备就垮台了。让那么小的孩子伤心,简直是罪恶!这种罪恶沉甸甸的压在心头,让他恍惚,差点忘记了来时头儿的交代!

    好在这次他聪明,不说话,而是直接把很多带过来的东西拿出来,如布偶娃娃,荷包香囊之类的塞给高静媛就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高守诚疑惑,“元元,他怎么了?脸色古怪,想笑还是想哭?”

    “不知道,也许是大姨夫来了?”

    “啊,什么大姨夫?元元,你才认识他几天,连他又什么亲戚都知道了?”

    高静媛无奈的仰头望天,她的人生多么悲悯,连一个可以讨论大姨妈的人都没有!

    闲话不说,高静媛看了眼四周,压低声音,“八哥,你都听到那个萧公子跟我爷爷说什么了吗?”

    “嗯,听到了。你爷爷真奇怪,他不让九叔参与茶园的事,但这个萧公子一说愿意开拓销售渠道,帮忙介绍几家爱茶的大户人家,他立刻就同意了!还连连夸人家年纪虽小,却善于品茶,爱茶嗜茶,品性高洁——我就纳闷了,喝茶就喝茶呗,跟品性有什么关系!”

    高静媛嘴角抽抽,不愿意被人贬低,“什么叫我爷爷好奇怪,他不也是你爷爷?”

    说得高守诚举手投降,“是是,我说错话了。不过,你真不觉得奇怪?”

    “不觉得。我只觉得小婶婶又要闹了!”

    高守诚立刻拍手叫绝,“小元元你真未卜先知,我也估摸着,这回小婶婶怕是要大闹、特闹了!”

    两个小孩子在这里嘀嘀咕咕,果不其然,傅胤之刚刚离开,那边厢刘氏就闹腾起来。起因,当然是为了茶园!

    刘氏的小腹微微隆起,但她早早将紧身做活的衣服给换了,穿着一身粉紫色对襟长袄,长长的下摆跟戏服似的,要不是袖子太短,估计直接可以上台甩水袖了!

    这次她嫌弃屋子里吵架太过憋闷,场地换到二房的院子里,尖锐的哭声、喊声、叫唤声,一下子就吵得鸡飞狗跳,周围人家都知道了——摆明闹事嘛!

    “呜呜呜,我就是不懂,难道我家阿德不是亲生的,怎么三房一家都能,外面的小子也能,独独我家阿德不可以?前头说分产不分家,我们阿德分了什么啊,还有我这肚子,将来也不知是男是女。要是个丫头,养两年嫁出去就完了,要是个小子呢?呜呜,将来靠几亩田,能不能娶上媳妇还两说!”

    高老太很是愤怒,但发财的事情硬是不准小儿子一家参与,心里有些亏欠——这种亏欠跟对高静媛的不同,是始终藏在心里没办法说出口的。只能好言好语的劝刘氏,“这话怎么说的,我们高家的孩子还有娶不到媳妇的?你别瞎操这个心了。”

    “呜呜,那可不一定!”刘氏气恼的揉着袖子,“五个指头还有长有短,将来我肚子里的这个,要是没本事,不会撒娇讨巧,跟阿德和小宝似的,指不定被人忘到脑后——好事从来轮不到,一遇到受苦受累的,全摊身上了!”

    刘氏的绝招指桑骂槐,杀伤力不小啊!

    高静媛跟八哥躲在一边偷看,高守诚嘿嘿偷笑,“我奶、奶说了,你奶、奶最后悔的就是让九叔娶了小婶婶。你看看她,这么多人在呢,还打公婆的脸。她以为肚子里有了一块肉,就能无所顾忌啦?”

    高静媛板着脸不出声。

    高守诚看着她脸色,以为是为镜子的事,连忙道,“你看着吧,这回有她的苦头吃!正好给你出气!”

    如果高静媛告诉他,她其实一点也不在乎镜子,而且她非常理解刘氏这个时候为什么要闹,为什么无所顾忌的大闹,恐怕高守诚肯定会惊骇得看外星人吧?

    这个世界,没有人会在乎女人的利益。高二太爷想的是做官的儿子,哪怕再穷不能给大儿子增添一点授人把柄的事情;高祈德明知道自己利益受损,但为了孝道,为了家庭和睦,选择忍气吞声。高老太顺从丈夫,唯有刘氏看穿了自己和儿子不受重视的地位,心有不甘啊!

    现在高静媛明白为什么刘氏总是讨厌自己了,嫉妒!

    但明白归明白,要她原谅?不可能!一想到自己在集市上举目无亲,恐惧得不能自已,好似站在雷电夜的大树下,随时可能一道闪电劈死她,她就觉得,自己一定要做点什么。

    刘氏?高老太?还有高二太爷?

    她对他们没有半点感情啊,所以耍点小花招,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