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地主婆的发家史 > 第二十四章 都是镜子惹的祸

地主婆的发家史 第二十四章 都是镜子惹的祸

    场面静了约有三四秒。在那一刻,刘氏自己也没有没反应过来——她还指望用镜子多赚点小财呢,哪是真想摔碎了啊!看到裂纹,她马上后悔了。不该一时冲动,把“财源”给坏了!

    高祈德呢,早就受够了刘氏的无理取闹、撒泼耍赖,熊熊的怒火上来,一巴掌就扇过去!气的脸色都变了,“你作甚砸它!你作甚砸它!”老实人,再多骂人的话也骂不出来,反反复复就这两句。

    刘氏被打蒙了,成亲这多年来,第一次挨嘴巴,顿时捂着脸,嚎啕大哭,“你打我!你打我!就为了这破东西,你打我!”她想上去跟高祈德拼命,可哪是高祈德的对手,一只手就按得她不能动。

    刘氏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人家怀孕,家里上上下下当眼珠子看,生怕出一点事故,她倒好!还挨嘴巴子!越想越伤心,打不过大的,好,她打小的!

    “我要你做什么!还没出生呢,你爹就往死里弄我,生了你也没用!干脆现在就弄掉你!”她在这个家辛辛苦苦这么多年,没得到一点尊重。喜欢点什么东西,已经到手了,还要夺走!她砸东西怎么了,自己得不到,也不让那毛丫头得意!

    再说高老太。儿子媳妇当着她的面,都动手了,她心里那个火啊!老人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了。虽然地上碎了的镜子也挺值钱的,但怎么比不上她的宝贝孙子。忍不住呵斥,“阿九,算了,小东西而已,就算小元元真的写信告诉你哥,回头我跟他说。”

    这是害怕大哥生气的事么?高祈德是对媳妇彻底失望,贪财能忍,连小孩子的东西也贪,仗着有孕可劲儿闹腾!没事也要生出事来,看到别人快活她心里就不高兴!他觉得刘氏面目可憎,心眼更是变黑了,再也无法同处一个屋檐下。不过亲娘的态度很明显,他不能不听,同时也觉得自己动手打女人实在太掉价,转过头,摔门就走了。

    高老太在后面追,“阿九,你去哪!这么晚了,早点回来!”

    “妈,我晚上不回来睡了!”

    刘氏在后面哭得更厉害了,“你走你走,走了就再也不要回来,最好死在狐狸精的窝里。”

    高老太气的两手发颤,要不是看在刘氏肚子的面,她也想上去打两耳光。夫妻吵架是一回事,干嘛打自己的肚子!这是威胁谁呢?强忍着怒气,劝了刘氏两句。刘氏只是哭,眼泪哗哗的。高老太让她用水洗把脸,她也不依,冲门口喊,

    “我就要给别人看看,他高祈德是怎么对我的!我现在怀着身孕,吃不好睡不好,唯一喜欢的就是这么个东西,他怎么也不能由着我的性子,让我多玩一会儿!他根本不关心我,根本不想要这个孩子!”

    “胡说八道!你们成亲八年,才小宝一个。怎么会不想要孩子!”

    高老太劝来劝去,没什么效果。末了,她想到碎镜子的主人,骂道,“小元元也是,好端端要给她爹妈写信干什么!”

    要不是她说要给老大写信,阿九能愤怒的找媳妇算账?不着媳妇算账,什么都不会发生了。

    高老太以朴素且直观的思维逻辑,推延到高静媛身上,觉得过错都是小孩子家家不安分,挑拨家庭不和。第二日,就去三房找高静媛。

    正巧,长房的高守礼也在三房。因远在千里之外的高祈恩,一直记挂着高守礼是家族中最有希望金榜题名的子孙,同样送了东西过来——一块说不清什么木料的镇纸。

    高静媛见到礼物,心里对素面谋面的父亲有了一点清醒的认识。当官做的好坏不说,这寄回来的东西的确很讲究。比如镜子,非常罕有,应该说价值不菲,普通人买不起,有受贿的嫌疑。但这东西来路明显,稍微一查就能查到,所以反倒能撇清嫌疑。再比如这镇纸,木头的,非金非玉。木头的定价很难,普通的路边随手可见,贵的呢,比同样重量的黄金还昂贵!所以一块镇纸看不出什么,最苛责的人也无法以此定罪。

    女人爱美,送镜子;镇纸寓意不同,送给侄子。

    两样礼物选得都是再合适不过。

    这样很好,她不希望亲爹是个糊涂官,将来连累到她变成犯官之女之类,那才倒霉呢!

    “哦,小礼也在啊?”高老太看到高守礼,倒还客气。就是看到高静媛,忍不住瞪了她一眼,“你不玩去,在这里打扰你大哥哥在什么!”

    “我不去玩,我等着大哥哥给我写信呢!”

    “什么,你还真写信?”高老太眉毛一竖,拽着高静媛的衣领就往外拉,“写什么信,不准写!”

    都是说写信闹的,高祈德一个晚上都没回家了。

    高守礼十分奇怪,“二叔祖母,为何不让静媛给叔父、婶娘写信?别说那是她至亲父母,许久没有通信了。就算是别人,受到礼物也该回信表示感谢啊?”

    “啊?什么?感谢?”高老太松开手。

    高静媛低着头,撇撇嘴,再抬头时,换上天真无邪的表情,“阿婆,我想写信,问爹妈的身体好不好。还有我大哥,妹妹,还有弟弟,过的好不好。”

    高守礼笑眯眯的看着小堂妹,“你放心,我一定写好。”

    “写完给我看看。”

    “哈哈!”高守礼觉得小堂妹很有趣,自己不认得字,还不放心他呢!

    “好,好!一会儿大哥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给你,好不好?”

    高老太忽然发现自己误会了,原来小元元不是写信去告状,而是问候老大夫妻。也是,这么小的孩子,平时看起来傻乎乎的,没心没肺,但哪能不想念父母呢?要是她父母还在……怎么会让她住到三房去!

    这么一想,对高静媛有些内疚。再想到那块碎裂的镜子,愧疚更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