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地主婆的发家史 > 第五章 鸡毛蒜皮小事多(下)

地主婆的发家史 第五章 鸡毛蒜皮小事多(下)

    高二太爷跟三太爷是亲兄弟,这是毋庸置疑的——一个妈生的,尤其这个妈八十高龄还在世。不过其中肯定出过什么事故,闹得两兄弟不大愉快,平时见面都冷着脸。除了年节,以及高太婆的生辰,很少有面对面坐着的时候。

    今天,为了高莺姐儿的事情,高二太爷一家,其实上下加起来就两老两小,加九叔九婶六个人,浩浩荡荡的去了三太爷家。因三太爷家行三,就称呼三房吧!

    二太爷先去三房的主屋,拜见了亲生母亲高太婆,问候了老人家的身体。因为不是正宗的古代人,林芳雅后知后觉,压根没觉得老母亲不住在长子家里,而是住在小儿子家里有什么奇怪的。她觉得,老人家偏爱小儿子,喜欢小儿子供养,这很正常啊!

    现代的老人家有几个孩子的,只要儿女孝顺,还不是随着父母喜欢,就住哪一家?其余的兄弟姐妹,按份子给赡养费就是。既然要孝顺,不是顺着长辈的意思来么?因此气氛明明这么诡异,她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拜见完了,二老太爷才跟亲兄弟对坐着,一个盯着茶壶里起起伏伏的茶叶,另一个则吧嗒吧嗒的抽旱烟,都闷头不说话。剩下的事情是女人的了。首先,高老太的妯娌李氏,抱着孙女一顿痛哭,哭得撕心裂肺,中间又提及她死去的大儿子和大儿媳,捶胸顿足,不免哭得更伤心了。

    高老太也陪着掉了几滴眼泪。

    虽然事情压根没解决,可这一顿哭后,莺姐儿脸上的冷漠和防备都化去了——她想起祖父母并不是不疼她的,而是上有年纪大的太婆要照顾,下有几个年纪小的孙子孙女,实在分不开身。把她放在几个叔父家中,也是逼于无奈。

    以前她在哪一家过得不顺心,祖母还偷偷给她吃的。

    哭完了,才说起正题。

    “弟妹,莺莺这丫头,烈性。这点恐怕是随了她娘。唉,孩子心理苦。没爹没娘的孩子都苦。你看这样,把这丫头放在我身边。嫂子是什么人,你们都知道。别的话不多说了。绝不会亏了孩子。”

    高莺姐儿抿着唇,站在高老太身边,低眉顺眼的,却跟三房的人划清界限了。

    打酱油的林芳雅一瞥眼,觉得莺姐儿比她还像高老太的亲孙女呢!那她算什么?反正大人们的谈判,跟她没有关系,就分出精力打量了一下高家三房的人。

    三爷爷略有佝偻,长得不高。肤色微黑,两道粗粗的卧蚕眉很引人注意,面孔方正,眼大有神,脸上胡茬非常茂密,半百半黑的,看着比亲哥哥还老气几分。

    叔祖母李氏是个本分人,标准的农妇模版,任劳任怨,生了四个儿子。大儿子“福叔”就是莺姐儿的亲爹,两三年前亡故,大伯娘也随之去了。没见到他们生得什么模样,不过看莺姐儿惹人怜惜的模样,也能猜测一二。

    二儿子“禄叔”是个能耐人,长得跟三爷爷很像。平日里听最多的就是这个堂叔在外赚了多少钱,又是修路,又是资助学堂,把三个儿子都送进学堂做读书人——林芳雅暗中评价,是个有眼光的。

    四儿子“全叔”跟四婶才成婚两年多,只有个女儿,还在襁褓中。乍看过去,没什么印象,是老实忠厚人的面相。

    至于三儿子“寿叔”,今天好悬没让他进门!

    因为莺姐儿就是住在他们家,受了欺负,才吃老鼠药自杀的!

    高家祖辈是逃荒过来的,忍饥挨饿,什么苦没吃过?就是没听说被自家的长辈逼得走投无路去寻死的地步!莺姐儿是年轻冲动了,有她自己的不是,可好端端的,孩子会想死?

    别说高老太不待见,就连李氏看到三儿子和三儿媳蒋氏,也是万分不自在。

    “你们还来这边做什么!当我死了吧!”

    蒋氏进门低着头,抹着眼泪,“都是儿媳的不是。”

    谁也没理会她。

    一条如花的生命,险些丢了!事后说后悔,有个屁用啊?

    蒋氏也有自知之明,知道幸好莺姐儿活着,不然她的罪孽可深了。跪在婆婆李氏面前,泣不成声。

    “娘,二伯娘,俺跟俺婆子说好了,绝无下次。一定把莺姐儿当成亲生的一样疼。再有一丁点不对的地方,您就骂俺,打俺,用棒槌捶俺!爹,娘,再相信俺一次!”

    用林芳雅的眼光来看,寿叔应该是很疼老婆的那种人,虽然面上对蒋氏又凶又恶,但那其实也是一种保护啊!不然就凭蒋氏差点必死侄女的罪名,说休就休了,何必浪费唇舌?

    “寿啊,你也别多说了。你觉得我跟你娘还会把莺丫头放在你家里。呃,再来一回?行了,这种事老婆子担一次惊受一次怕就够了,永远不想有第二回!”

    “二伯娘!”高x寿跪下来,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声音很大,极有诚意。“俺再也不敢了。”这次把孩子送到他那里,不仅仅是责任了,更是一种信任。

    很明显,连亲爹亲娘的不站在他一边了。而高莺儿更是不想回到噩梦一样的三叔家里。

    “阿婆,我不要回去,我不要!”

    可怜的莺姐儿一看蒋氏,就立刻挪开目光,害怕的身躯颤抖,只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李氏和高老太。

    看,都把孩子吓成什么样了?可想而知这孩子在蒋氏家里过的什么日子!

    李氏也是为难。她每日伺候婆婆就很累了,怎么照顾孙女?而剩下的老二家的,屈氏自己病怏怏的,带不得孩子。小儿子媳妇沈氏才生养了,更没有那个时间精力。想来想去,竟然只有托付给嫂子。

    于是,高莺姐儿的抚养权,暂时移交给了二房。

    女人们的事情解决了,关系不大和顺的二太爷和三太爷则站起身,走到后院里商谈了什么。

    林芳雅从祖父出门时沉重的表情,直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好事,至少谈得并不顺利。

    她有种不安的预感,似乎有暴风雨要来了?

    她不关心高家上下是好是歹,但若事关自身,不得不多个心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