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地主婆的发家史 > 第三章 性情迥异的姐妹
    林芳雅对自己突然穿越的命运十分不满,打心理里抗拒高家人的身份,除了天天接触的几个,对其他人并不关心。莺姐儿这个名字虽然熟悉,可她

    从来没认真的认为这个女孩会跟自己的未来,有什么扯不清的关系。

    猛然听说莺姐儿吃老鼠药自杀,她十分惊讶。她是“高二太爷”的长子的长女,莺姐儿是“高三太爷”的长子的长女。祖父都在世,呃,一句话,

    她们算比较亲的“堂姐妹”。

    她和莺姐儿还有一处相似。父母都不在身边,不同的是,林芳雅附身的“元元”虽然不受父母重视,可父母毕竟有回来的一天。而莺姐儿的父母双

    亡,没指望了,只能在祖父母和三个已经分家的叔叔家里轮流居住。

    寄人篱下是什么滋味?林黛玉最晓得。锦衣玉食改善不了心理的苦闷啊!比起林黛玉最后把自己哭死了,莺姐儿做法更极端,把老鼠药混在晚饭里

    ,吃得口吐白沫、四肢抽搐,要不是小四婶串门子,及时惯了绿豆水下去,一条小命就要搭上了。

    出了什么事情,要激烈的以死对抗啊?

    林芳雅神思恍惚,顾不得咽不下去的窝窝头了。

    高老太急急慌慌出了门,不到晌午,整个人气得发抖,数落都没力气,连带被子带孩子一同送过来。同时还请来了十里八乡最有名的胡大夫。林芳

    雅人小,知趣的躲在一边不惹人注意,暗暗观察堂姐的状况,嗯,瘦弱苍白,发丝发黄……唉典型的营养不良。

    穿越的好处就是再也不用把减肥当成重要的任务了——喵他个咪的,饭都吃不饱,还减肥呢!

    胡大夫神神叨叨的诊脉完毕,开了药方,两剂药喝下去,莺姐儿明显好多了,呼吸平稳,能开口说话,也能喝下稀饭了,他老人家抚着胡须笑了。

    为什么不笑啊?诊金是半扇猪呢!

    另外半扇则做了药费。

    一头成年的猪大概三四百斤,一斤能卖二十多文,大约价值七八两银子。折算一下现代人民币,大概七八千呢。换到现代医院,检查费住院费……

    这点钱跟流水一样花光了。但在古代,这绝对算得上大数目。

    高老太为人十分吝啬,想不到为了隔房的孙女也舍得。为了不让“老鼠药事件”,给莺姐儿的身体留下任何隐患,特特的请胡大夫开的是最好的药

    。平日里当成宝的猪,说杀就杀了。

    林芳雅不由得刮目。

    当然,这头猪死得其所。一来,莺姐儿知道为救她,高老太眼也不眨的杀了一头价值七八两银子的猪,心理感动,把高老太当成嫡亲的祖母,求死

    的念头彻底断了。再者,也让林芳雅跟胡大夫搭上了线,学了手不上不下,治得了别人、治不了自己的三脚猫医术。

    某次听胡大夫醉醺醺的透露一个秘密——那老鼠药也是他自己配的,怕真吃死了人,加了些麻药在里面。不然,换了一般老鼠药,主要成分是砒霜

    ,莺姐儿的一条命早玩完了,还想没有后遗症的活着?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且说莺姐儿喝了三天的药,除了偶尔还有些脚软,已经和正常人一样了。高老太怕她身子太弱,特地从米仓里煮了白米,日日熬粥给她喝。

    林芳雅这才知道,原来高家的饭桌上天天窝窝头,不是贫穷的没有稻田,而是出产的白米都被高老太贮存起来!宁可白放着变成陈米,也死抠的不

    给人吃!

    她再一次的仰天长叹,这是什么诡异思路!

    大概……也许,她一辈子也无法理解和认同。

    托堂姐的福,她吃到了穿越以来的第一口白米饭,好香好香啊!没有任何调味料,可在嘴里咀嚼的米饭甜味,一直甜到了心理,感动的她都快哭了

    。所以十天后,纯米饭变成米饭和杂粮混杂,她的心理有些不舒服。十五天后,又变回杂粮窝窝头时,她处于发飙的边缘。

    尼玛,特地去贮粮的米仓看了,还没脱壳的稻谷堆成小山似地。就是不给人吃,不怕发霉啊?每天望着口感奇硬的窝窝头,想着米仓里的白米饭,

    喵他个咪的,这日子过得连老鼠都不如。至少老鼠钻进米仓里,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不必硬逼着自己吞咬不动的窝窝头!

    林芳雅怨念缠身。

    总算她有自知之明,没直接去恳求高老太,因为结果肯定是“小孩子家家的,那么贪吃”一顿骂!变着法子撺掇堂姐去说。堂姐初来乍到,还感动

    高老太对她的恩情呢,怎肯提要求?再说,窝窝头她也吃得惯,无所谓了。一计不成,林芳雅只能自己出头,故意对高老太说,莺姐儿体弱,吃不了太

    硬的窝窝头之类……

    高老太对这个隔房的孙女是真的好,当天晚上又煮了白米饭。吃得林芳雅是心花怒放。

    她开心,轮到莺姐儿不高兴了。

    莺姐儿在高老太这里得到了亲祖父母也没有的关爱,生怕高老太误会她得寸进尺,乱提要求,然后讨厌她,不知滋味的吃了两餐。等到第三天,看

    到又是一碗白米饭放在她面前,忍不住了,心思沉重的她,语气的婉转说自己身体好多了,以后可以帮忙干活了,不用特殊照顾。

    高老太瞪了小孙女一样,笑着让莺姐儿尽管住下,以后就当自己的家一样。等于默认了让莺姐儿以后跟她生活。

    如果莺姐儿的到来,代表天天吃白米,林芳雅举双手手脚欢迎。可是,照样的吃窝窝头,她的生存环境没有任何改善!还有,高老太本来就是粗枝

    大叶的人,对她不怎么重视,这会儿更把八成的精力放在莺姐儿身上,跟她几乎成了可有可无的人!

    陷入深深怨念的林芳雅,做了一件不怎么光彩的事情。

    去三爷爷家串门的时候,说话只说了半截,“莺姐姐刚来,我们吃白米饭。白米饭好香哦!现在莺姐长住了,以后要天天吃窝窝头了。”

    好似莺姐儿的到来,降低了整体的生活水准。其实多一个人,多一双筷子的事情,哪有“白米饭”骤降“窝窝头”那么大的差距了?

    不过三爷爷家的人不会这么想,也不能这么想。

    莺姐儿的亲生父母,都是和善人。年纪轻轻没了,谁不怀念?对他们唯一的女儿差点“吃老鼠药自杀”的事情,到现在还怀着内疚心理。尤其是三

    叔三婶,据说是害得莺姐儿吃药的直接责任人,十分不受待见。

    要不是他们养了一对可爱无敌的双胞胎女儿,恐怕连立足之地都没了。

    一听这话,旁的人还没反应过来,三叔当晚立刻扛了一担大米送过来。门都没进,就放在院子里。

    林芳雅高兴极了。送来的大米算是给莺姐儿的“抚养费”“生活费”?祖母高老太过日子死抠,但为人没的说,不然也不会揽事上身,照顾没有血

    缘的隔房孙女,应该不好意思“昧下”吧?嘿嘿!

    这么说来,岂不是天天有白米饭吃?

    凡事有得有失。

    高老太无法拒绝这笔生活费,又不能单独做饭给莺姐儿一个人吃,只能改善伙食了。林芳雅小小的动用心机,过上了有白米饭吃的幸福日子。

    却把堂姐得罪的狠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