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地主婆的发家史 > 第二章 古代农村大家庭
    以前听人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形容农家生活的自然和谐关系,林芳雅记得自己当初还心生向往过,那样没有生存压力、没有勾心斗角的日子

    ,不要太美好的哦?

    直到真的穿来……才发现,被骗了!

    “喔喔喔……”这是祖母高老太养的高傲大公鸡“金冠”,在扯着嗓子叫唤呢!

    林芳雅朦朦胧胧的睁开眼,发现天还黑着,只蒙蒙的从窗户边透出一点亮,几根手指都照不清楚。这死公鸡!就会扰人清梦!真想掐断它的脖子,

    红烧了!

    它一叫不要紧,后院养的十几头猪也开始“嗷嗷”的叫了。作为这个家族里最重要的财产,高老太是不能忍受猪饿了,饿瘦了这种状况出现的!所

    以接下来,她立刻从被窝里爬起来,摸黑穿好了衣服,顺带把窗户开了。

    为何开窗?因为要借外面的光亮啊!

    日出的时候每一个眨眼,亮度都不同的。也许穿衣的时候还是黑糊糊的,穿完了,亮度就能依稀看到屋里的东西。高老太舍不得油灯的油,干脆省

    了。

    开窗后,初春的冷空气毫不犹豫的冲进来,那夹杂着夜里风露凝结的寒气,把还在被窝里的林芳雅冻得……咬牙切齿!体质缘故,这一世她的身体

    没有上辈子的好。人小,营养不良,也许还有先天遗传因素?她无法一个人入睡。盖着厚厚的棉被也不行。睡到最后肯定是手脚冰凉,活活冻醒。

    高老太知不知道小孙女怕冷畏寒?不知才奇怪了呢!

    不过粗枝大叶的农妇,不觉得这是什么大问题,从来没在意过。再说,天都亮了,干嘛赖在被窝里不起来?懒小孩才这样呢!当她发现只要开窗,

    小孙女就会自动起来,根本不需要她多费唇舌,这简直成了“绝招”。每天必须的。

    林芳雅带着满腹的怒气起来穿衣。

    很想很想跟高老太谈谈未成年小孩的睡眠跟成长之间的关系,但一想到高老太的文化水平,这个念头就不翼而飞了。高老太生了九个儿女,活到成

    年的有五个。分别是她父亲——老大,中间三个女儿,大姑、二姑、三姑,以及最小的小叔叔。

    谁也不会希望自己亲生的孩子命短,高老太若是个认真仔细,非常重视儿女的,那另外四个无缘的姑姑叔叔,不至于活不到现在。亲生的都这样,

    她这个隔代的……还是算了吧!

    林芳雅穿好了衣服,用厚厚的棉被把自己包裹住,又是气闷又是无奈的闭着眼睛,一边想着又是无聊没有新意的的一天,一边听着隔壁的小婶婶没

    好气的骂骂咧咧——如果可能,谁不愿意在被窝里多呆一会儿啊!

    厨房里生了火,高老太动作麻利的切碎菜叶子,和米糠、高粱玉米茬子混合着,倒进大锅里,很快煮熟了一锅猪食,那气味闻着居然还很香甜!趁

    热舀到木桶里,拿圆木盖子盖严实了,和小婶刘氏抬到后院猪圈。高高举起,开了猪食槽的栅门,一口气全倒了下去。

    喂完了猪,之后才轮到人。

    这时天已经大亮了。厨房的灶台有一大一小两口锅。大锅煮了猪食,小锅才用来做早点。农家的早点非常简单,颜色乌漆抹黑的杂粮窝窝头,以及

    一锅稀溜溜跟刷锅水差不多的玉米面稀饭,从酱坛里舀出的一碗酱菜,没了。

    林芳雅穿好了衣服,把被子叠好。说实话,她个子那么小,整个人还没棉被大呢,也就是把被子堆成一堆,空出能放炕桌的地方而已。

    早点端上来,高家人难得聚全了。

    坐在上首的,当仁不让高家的家主,林芳雅的爷爷,外面人称“高二太爷”。他的身材很高大,约莫有一米七八?比普通的农户人家青壮也差不离

    。此时盘膝坐下,背脊挺得笔直,面容红润,脸上没有一般老人家的老年斑。一双眼睛没有变成浑浊的玻璃体,仍然清澈,里面闪烁的光辉,绝对跟愚

    昧啊,怯懦啊,怕事啊,扯不上关系。看着不像一般农家小老头。

    高老太,年轻时候应该挺漂亮的,大眼睛、高鼻梁,五官长相都没明显的缺憾。骨架子大,屁股圆,绝对是符合这里人审美的“美女”。可人到了

    岁数,哪有没皱纹的?鱼尾纹和法令纹深深,看着就衰老得多。跟还显得年请的祖父一块,有些——不协调。

    三个姑姑都嫁出去了,而这个年头,出嫁的女儿不是想回娘家就能回的,所以都不在。林芳雅的亲爸亲妈在外做生意,三年来只有几封书信并土特

    产。此外,就是年轻英俊的小叔叔“阿九”,和小婶婶刘氏,以及乳名小宝的堂弟。

    一家人说不上其乐融融,但比饥寒交迫,连饭都吃不上的人家好得多。

    只有林芳雅暗怀不满。

    别跟她说什么全天然、无污染,杂粮窝窝头是很养生,可她根本吞咽不下!这东西,粗糙不说,还**的,可以当石头打人了!怎么吃啊?咬腮

    帮子疼!可不吃就得饿肚子!唉,一边吃一边痛苦的皱眉,悲悯自己漫长且没有希望的人生。

    不过她很快就知道,她的情况,绝对称不上最恶劣、最糟糕的。

    一大清早,砰砰砰有人敲门,进来就是泪流满面。来人是三爷爷家的四婶,进门才一年多,

    “不好了,二伯娘,莺姐儿她,她吃老鼠药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