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地主婆的发家史 > 第一章 希望的田野
    这是一片充满希望的田野,站在高坡上向下望,厚实的黑土被分成一块块的整齐田垄,如黑巧克力。上面种满了碧绿的菜苗,生机勃勃、绿意盈盈

    。远处,是高低起伏的山脉,隐约露出淡雅的轮廓。天高云淡,气韵清新,艳阳高照……好一幅农家风光啊!

    可惜,林芳雅一丁点也不高兴。常年在车水马龙的大都市生活,习惯了方便快捷的生活方式,你让她怎么接受变成农家小萝莉呢?

    “种田种田,喵它个咪的,你当种田女好当吗?”

    她费力的平衡着双臂,踩着笔直的田埂走过来,然后蹲下,低着头找了根土棍儿,撅着屁股刮粘在鞋子上的泥。

    “脏死了!”

    连下雨天不小心被汽车飞溅到皮靴上的泥点,都接受无能,何况是用黑泥直接做个拓印鞋模?你知道泥土里藏着多少细菌、多少寄生虫卵?什么?

    不知?那你一定是没看过电视的土包子!就跟老高家所有的男男女女一样!没有共同语言!

    林芳雅愤愤的丢了小棍,一边搓手,一边朝老天翻白眼。

    真的无处说理去。

    穿越好,让喜欢穿越的人来啊,她这个在现代过得顺风顺水、有房有车,生活乐无忧的穿来干什么!若是去万恶的封建阶级,做个十指不沾阳春水

    的大小姐,呼奴唤婢,有十多个人伺候着,那也罢了,她愿意考虑考虑。可在生活水准达不到平均线上的落后农家……喵它个咪的,怎么不来一道雷,

    劈她回去啊!种田文好看不好生活啊!她宁愿在宫斗文里吃香的喝辣的,也不想在农家里过贫寒苦日子啊!

    “封建保守……重男轻女……还加上留守儿童……我这是倒了几辈子霉?”

    一醒过来,得知这具身子的亲生父母都不在,同胞兄弟也被父母接去了。独独留下她在老家——是不是该庆幸,不用担惊受怕被隔了一层的亲人发

    现,俗套的用失忆伪装了?到现在,粗枝大叶的高家人,愣是没人发现她的芯子换了,从懵懂傻气不留神变成愤世嫉俗、有暴躁抑郁倾向的小萝莉。

    林芳雅仰天无奈,稚嫩的小脸写满了沧桑无奈,不能怪她啊,想当初,她也是个五讲四美、学雷锋做好事的三好学生来着。都是命运弄人——

    还在感慨呢,啪!的一声,一块沾着泥水的黑泥砸过来,顿时把她千辛万苦才保持一个泥点也没沾上的裤子,画上了一朵大黑花。泥水四溅,里面

    都有多少微生物,多少细菌……林芳雅怒都懒得发怒了,直接抬腿,把恶作剧的破小孩,砰的踢下去。

    这个破小孩大约五六岁,长得虎头虎脑,调皮捣蛋极了,不知悔改,在泥地里蹦蹦跳跳,站不稳还在里面打个滚,弄得满脸都是泥浆。唯一的有点

    是不喜欢哭闹,自个儿爬起来哈哈的大笑,挥舞手臂又接连砸了几个“黑花”来。

    喵它个喵的,你以为这是在打雪仗?

    林芳雅的干净的小脸上也无从避免,辫子末梢**的滴着水。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小堂弟,眼神荒凉,心理默默的流泪——请不要责怪她“以大欺

    小”,暴躁倾向怎么来的?

    被逼的,都是逼的啊!

    压着泥猴一样的堂弟回了家,果不其然被小婶婶碎碎念,“元元啊,你是姐姐,怎么看着弟弟掉泥塘里也不管一下?你看看他,浑身脏成什么样了

    ?还有不是我说你!都六岁了,也不知道帮家里干点活,整天东奔西跑的,猪圈的猪还没喂,鸡窝里也没打扫,整天吃饱了就会玩!我像你这么大,在

    灶台烧火打猪草,什么不干?”

    这种话耳朵都听得生出老茧了。

    怎么办呢?谁让她是留守儿童,亲爹亲妈都不在?就算在了,这里又不是现代,宠爱孩子,上了初中高中一点家事也不干的大有人在。不同了,这

    儿没有深入人心的“生男生女都一样”,更没什么“计划生育”的国策!林芳雅暗暗的观察了周边邻里,发现家家户户都五六个孩子,而女孩基本从四

    五岁开始就做力所能及的活了,**岁的女孩几乎都跟半个大人一样,围着灶台洗菜烧火,擦擦家里灰尘之类,什么不做?

    一句话,女孩跟男孩不一样!

    悲催的重男轻女!老封建思想!

    林芳雅看了一眼自身,个矮体弱才六岁,最多过上一二年的幸福日子,之后大概跟邻居家女孩一样,先是在家当做牛做马当丫鬟,照顾一家子老小

    ,等齿岁够了,卖到外乡里赚一大笔彩礼钱——这取决于将来的容貌和能干情况了。

    如果顺利的话,嫁了人就开始一年一个的下猪崽——没办法啊,这里有避孕套么?没有,那黑灯瞎火的……没有娱乐生活可不就可劲的生孩子!生

    得越多,地位越稳固。等生到人老珠黄、乳、房下垂、赘肉横生,再也生不动了,就该操心怎么把拉扯大大儿子小女儿,一个个成家。好了,经过一番

    劳心劳力,她这一辈子,也该到头了,可以睡在坟墓里安息了。

    这样的人生,有意义吗?没有自我,没有感觉,就只麻木的等着天亮,看着天黑?一辈子做牛做马!也许有的,祖祖辈辈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嘛!

    可她林芳雅不愿意。

    她的身体里藏着渴望自由,渴望蓝天的灵魂。找不到志同道合,有共同语言的老公,她不怨怪,因为即使上一辈子她也在寻寻觅觅。可你让她跟一

    个陌生的,不知长相的,老实巴交的种田汉,白天吧唧种田,晚上熄灯嘿咻,一辈子奔波劳碌,她她她……真的打心眼里排斥啊!不,不仅仅是排斥,

    而是绝望!

    发自内心的绝望!

    她的一辈子,就要毁在这一片“希望的田野”上了吗?

    作者有话说:开新书了!上一篇文萦索把自己虐到了,还收到了无数的怨念,所以对自己说了一百遍,此乃甜文,虐谁都可,就是不能虐女主~念了

    果然有用。悄悄的把大纲脉络更改了一部分。所以,跳坑的亲可以放心了。

    这本的女主跟俞清瑶不一样。性格决定命运,俞清瑶几世为人,都苦苦坚持她的原则。她的遭遇大半跟她在原则问题上寸步不让有关系。而这本的

    女主,她的原则完全不同。或者说,她没有原则?呵呵,亲们可以看看,是否喜欢她这样有个性的女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