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超强至尊神帝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地位
    叶家家族大厅,家主叶乾端坐在正位上,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怒气,对于刚才叶辰踩着叶铭的脸的事情只字不提。

    叶铭的父亲叶博明多次欲张口提及刚才的事情,让叶乾惩罚叶辰。可是当他看到自己的父亲看向叶辰时的眼神,却将要说出口的话生生咽回了肚子里。叶乾此刻的心情是大好,看向叶辰的眼神是炽热的。叶辰十二岁前天资出众,被誉为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那时候叶乾便将他看做了家族的希望,是叶家走出青阳镇,去到更大的城镇建立家族的希望。

    可是,命运捉弄,四年前叶辰的真力一夜尽失,叶乾的希望破灭,之后继续关注了叶辰一年多,见他还是无法修炼,便也彻底失去了信心。如今,叶辰的修炼天赋又回来了,对于叶乾来说,没有什么能这比这件事情更让他老怀安慰的了。特别是经过三日前林家逼婚的事情,叶乾更加认识到叶辰对家族的重要性。

    当日,偌大一个叶家,面对林家的强势姿态,除了叶辰没有人敢站出来。从那一刻起,叶乾是失望透顶,为家族未来的命运深感忧虑。“今日是这数年来,我叶家最值得庆贺的一日。辰儿在擂台上当着整个青阳镇的人击败林逸飞,为我们叶家长了脸!更重要的是,我们叶家的天才不曾没落,家族的未来必定一片光明!”

    话落,叶乾老脸含笑,看着叶辰,道:“辰儿,你的真力恢复到什么程度了叶辰当即站了起来,如实说道:“回爷爷,辰儿的真力尚只恢复到通脉境第四重,相信很快便能恢复到第五重。”“嗯,很好!”叶乾点了点头,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带着些许担忧,道:“辰儿,你的身体状况很奇怪,四年前突然失去真力,现在又突然恢复了一些,身体可有什么不适之处?”

    “回爷爷,辰儿身体并无不适,而且修炼速度与四年前相比并不曾减慢。”“好!好!好!”叶乾一连说了三声好,他的态度众人看在眼中,对叶辰那可是喜欢得不得了,让叶青与叶菡等人的心中有些不适滋味,而叶博明的心中更是如吃了死苍蝇般难受。

    叶乾收回了落在叶辰身上的目光,扫视了大厅内所有人一眼,沉声道:“三日前,林家强势来提亲,不如说是来逼亲。辰儿骨风硬朗,接下林逸飞三日之约,护住了馨儿,也为叶家争了光。”说到这里,叶乾顿了顿,神色越加严肃了起来,道:“我决定,待辰儿恢复到通脉境第六重,便让他修炼镇族武技:猛虎印!”

    “什么?”大厅内响起一片惊呼声,反应最为激烈的便是叶博明与叶博峰,他们两个都没有资格修炼镇族武技‘猛虎印’,可父亲叶乾却要让叶辰修炼‘猛虎印’。“父亲,我认为此事不可,‘猛虎印’是我们叶家的镇族武技,除了家主与家主继承人,谁都不能修炼。况且,叶辰还是小辈,父亲您怎能为他破这个例!”

    叶博明情绪有些激动,立刻发出反对的声音。站在他身边的叶博峰虽然没有说话,却也与他一样,不希望叶辰修炼镇族武技。叶博明的话音刚落,叶博峰也趁机附和,道:“父亲,三弟言之有理。这镇族武技‘猛虎印’只有您和大哥才有资格修炼,即便是辰儿将来会成为家主继承人,但那也是将来的事情,现在父亲怎能为了他而坏了家族的规矩。”

    叶辰听着二叔与三叔的话,看到爷爷的脸色有些为难,淡然一笑,道:“爷爷,既然二叔与三叔如此反对,我想辰儿还是不要学着‘猛虎印’了。这四年来,家族对我不闻不问,别说武技,就连丹药都没有一粒,这些我早已经习惯了。”“这……”叶乾的眉头微皱,随即便叹息了一声,道:“辰儿,你是不是怪爷爷这四年来冷落了你,都是爷爷不好,这‘猛虎印’爷爷说要给你修炼,那就一定会给你修炼,他们反对也无用!”

    叶辰心中叹了叹,如今的待遇与以往果真是有天差地别。虽然很想学到家族的镇族武技,可还是不愿爷爷太过为难,道:“爷爷,这‘猛虎印’只有您与父亲可以修炼,我还是……”“辰儿,你不用说了!”叶乾见叶辰看叶博峰与叶博明,以为他在担心以后会被他们处处针对,当即沉声道:“此事就这么定下了,谁敢反对?还有,日后要是被我知道谁在背后针对辰儿,到时候别怪我不客气!”

    叶博明与叶博峰气得胸膛起伏,最后却只能作罢。他们虽然是叶家的重要人物,可凡事还是得听父亲叶乾的。如今他们的父亲明显对叶辰喜欢得紧,所以再说什么都是无用的。叶辰静静地坐在椅子上,脸色很平静,心中却有些感概。要不是自己的恢复了修炼的天赋,爷爷又怎么会众人的反对而斩钉截铁地硬让自己修炼‘猛虎印’?“此事就告一段落了,我让辰儿修炼‘猛虎印’,青儿、菡儿、可儿、馨儿你们也不要觉得委屈,日后若家族得到新的武技,一定会第一时间让让你们修炼。没事的话,大家都各自散去吧。”

    “多谢爷爷众人散去,叶辰却被父亲叫走了,叶馨儿自然也跟在一起。来到父亲叶博彦单独居住的小院中,叶博彦于院落中的荷花池内停了下来,看着荷花池内枯死的莲梗,默默无声。叶辰与叶馨儿觉得有些奇怪,感觉到气氛好像变得凝重了起来,便也没有开口相问,只是站在父亲的身后静静地等待着。

    过了好一会儿,叶博彦方才转过身来,他的眼中闪烁着说不清的光芒,期盼、痛苦、希望、落寞,总之是复杂无比。“辰儿,可还记得你有一名未婚妻,乃是为父当年尚在武都城的时候为你定下的。”叶辰点了点头,道:“辰儿记得,当年父亲提起过此事,不知父亲为何突然说起这件事?”“为父希望你前往武都城,并且加入云霄国第一大宗门——神武门,你要做好准备,尽量不要耽误得太久。”

    “父亲你要我加入神武门?”叶辰倒不算特别吃惊,毕竟加入神武门是云霄国每个武者的梦想。可是想要加入神武门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于是便说道:“父亲,辰儿怕是还达不到加入神武门的要求,至少在短时间内是不行了。”“这你倒不用担心,为父并不是让你最近就动身,当然得在你的境界达到了他们的要求之后才行。”叶博彦说道。叶辰点了点头,道:“一切听父亲安排,只是辰儿现在的境界实在太低,要达到要求,怕是需要不短的时间。”

    “以你的修炼速度,为父觉得至多一年,那时候你便完全可以达到神武门招收外门弟子的要求了。”叶博彦点了点头说道,然后便示意叶辰叶馨儿离去,而他则独自进入了房中。看着父亲的背影,叶辰与叶馨儿的心中都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这十几年来,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父亲这样的一面。从今日擂台上出手震退林家家主开始,他们就发觉父亲彻底变了。

    十几年来,父亲颓废不振,可是现在的他却大不相同,眼中有了光亮,有了斗志,曾经那个自我放逐的父亲已经不见了。“哥哥,你说父亲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叶馨儿幽幽地说道,心中有些难过,自己的父亲可是自己却不了解。叶辰摸了摸她那柔顺的青丝,道:“以后我们会了解的,哥哥觉得父亲的身上肯定有着什么别人不知道的故事。”

    “嗯。”叶馨儿点了点头,转身看着叶辰,灵动的眸子中渐渐浮上一层水雾,微微低下了头,道:“哥哥,你要去武都城了么,可是馨儿舍不得你。”叶辰心中一酸,柔声道:“以后哥哥有时间会回来看你的!还有,馨儿要好好修炼,将来也可以来神武门,到时候就能天天跟在哥哥身边了。”“真的吗?”

    叶馨儿仰起精致的脸庞,含着泪而笑,露出两个深深的小酒窝。突然之间又想了什么,嘟了嘟嘴,道:“哥哥骗人,你有了未婚妻,以后就会天天跟她在一起,哪还有心思理会馨儿呢。”“胡思乱想什么呢?你一辈子都是哥哥心中最疼爱的小公主,哥哥怎么舍得不理会你呢。”叶辰说着,伸手捏了捏叶馨儿的小鼻子,逗得叶馨儿娇憨地直跺脚,嗔道:“坏哥哥,又捏人家的鼻子,不理你啦。”

    叶辰莞尔,拉着她离开了这座院落,然后便各自回了住处。想到父亲说要自己前往武都城并加入神武门,叶辰的心中也充满了期待。

    叶辰盘坐在床上修炼,如今地位不同了,也不担心有人会突然闯进来打搅自己。修炼之中,浑身每一个毛孔都舒张开来,天地元气快速汇集,一缕缕不断自毛孔没入体内。

    大量的天地元气进入体内,然后齐齐流向丹田,转化为真力,接着便被丹田中的那颗神秘内丹给吸收殆尽。神秘内丹吸收真力滋养着它自己,同时又将吸收的真力反馈回来,虽然只有吸收的一半,但是却比叶辰自己转化的真力要精纯许多。

    神秘内丹将一半的真力返回给叶辰,叶辰就引导着丹田内所有的真力,使其流入第五条正脉。如今,前四条正脉的内的真力已经饱和,丹田内的真力直接便流入了第五条正脉中,虽然如此还是未能让叶辰真正进入通脉境第五重。“这些真力还是不够,虽然七条正脉早已通达,不用去冲关,可是现在我的真力还不能在第五条正脉来回流动,也就是说看似达到了第五重,实则境界不稳,不过也差不了多少了,再修炼修炼必定能稳固下来。”

    想到这里,叶辰将第五条正脉中的真力引导回了丹田内,由于这些真力是经过神秘内丹转化过一次的,所以神秘内丹并不会再次将其吸收。否则永无止境的来回转化,真力的质量得精纯到什么程度,那样的话简直太变态了。于是,叶辰整日都在屋内盘坐修炼,没有离开过一步。第二日清晨,这个时间段的天地元气最为浓郁,修炼起来自然也要快上一些。此时,叶辰的丹田内已经聚集了大量精纯的真力,他觉得若是现在将引导真力流向第五条正脉,多半就能彻底进入通脉境第五重了。不过,他还是选择了继续吸收天地元气,聚集更多的真力。

    一个时辰后,天色已经大亮,叶辰也在这一刻停止了吸收天地元气,引导着丹田内的真力疯狂涌向第五条正脉,刹那间将第五条正脉贯穿,精纯的真力与前面四条正脉内的真力彼此交融相互流通。“通脉境第五重!”叶辰睁开了眸子,一抹精光闪过,神采奕奕。他的心情是激动的,从真力开始恢复到现在,这才多久的时间就恢复到第五重了,这般下去要恢复到当年的境界,指日可待!“呼!”

    叶辰缓缓吐了口气,正准备下床舒展舒展筋骨,神色却是微微一愣,隐约中他感觉到丹田中的神秘内丹似乎有了些许变化。于是,叶辰重新盘坐下来,闭上眼睛凝神静心细细感应。丹田中的神秘内丹的确是有了变化,可到底是怎样的变化却又说不上来。

    “奇怪,明明感觉神秘内丹与以没有突破通脉境第五重的时候有些不一样了,可是却又难以说清楚到底有何不同。这神秘内丹中肯定有很多的秘密,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来头,又如何会出现在我的丹田内。这次刚突破境界,它便有了些许变化,说不准又会给我一个惊喜!”叶辰低低自语,想不明白的也没有继续去纠结,不过心中倒是很期待的。下床活动了几下,舒展筋骨,然后走向门口,刚要开门便听到一阵轻快的脚步声,眼中顿时浮现出溺爱之色。

    “哥哥,哥哥,你这个大懒虫,起床了啦,太阳都照了屁股了叶馨儿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欢喜与调皮,随即传来了她的敲门声。吱呀一声,房门被叶辰从里面打开,迎面便看到了双手捋着垂落在胸前的一缕秀发的叶馨儿,伸手在她的小鼻子上捏了捏。

    “你这丫头,哥哥早就起床了,你以为像你这个懒虫,每天都睡到天阳晒屁股了才起床么。”“人家才不是呢!”叶馨儿撇了撇嘴,娇憨地跺了跺脚,推开叶辰走进房间,嘟着小嘴,道:“哥哥坏死了,都说了不要捏人家的小鼻子了嘛。”“咦,哥哥这房间好大好宽敞啊。这些家具可都是上好的贵木做的呢,还有这被褥,竟然是精丝的!哼,爷爷好偏心,你这被褥比人家女孩子的被褥都还要漂亮还要舒服……”

    看着妹妹叶馨儿在自己的房间内左看右看,听着她似乎带着几分眼红的的话语,叶辰笑了。“馨儿,你要是喜欢,哥哥让人将这些家具和被褥都拿到你的房间好不好?”“不好,人家说说嘛,又不是真的要。”叶馨儿摇头,随即眼神变得有些兴奋,看得叶辰有些莫名其妙的,于是便问:“馨儿,老实说,一大早来找哥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哪有啊,没事就不许人家来看你吗?”“当然不是,不过你可是我的妹妹,我还不了解你吗,心中有什么事情,早就被你的眼神给出卖了。”“啊!”叶馨儿惊呼,伸手蒙住了自己的眼睛,娇嗔道:“不许看,不许看……”叶辰笑着摇了摇头,迈步走到她的面前,将那两只掩住眼睛的小手挪开,笑道:“聪明的馨儿妹妹也能做着掩耳盗铃的事情啊?说吧,找哥哥有什么事情?”

    “哥哥,馨儿想要一柄好剑,你帮不帮我嘛?”“馨儿想要好剑,哥哥自然要帮,现在我们就去家族兵器库,选一柄馨儿最喜欢的好不好?”“不好!”叶馨儿撇了撇嘴,道:“兵器库中的好剑都被叶菡姐姐她们挑完了。”“那怎么办?”叶辰皱眉,伸手挠了挠后脑勺。“馨儿要哥哥陪人家去北荒原,听说那里有一种黄阶中级的妖兽赤炎豹,那赤炎豹的妖丹与金属融炼后,是可以打造出一柄好剑的。”

    “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要哥哥陪你去北荒原猎杀赤炎豹吗,那用得着拐弯抹角,直接说不就行了?”“嘻嘻,馨儿就知道,哥哥对馨儿最好最好了。”

    “那是当然,走吧我的小公主。”叶辰莞尔,拉着叶馨儿走出院落。北荒原地处青阳镇北边,位置很偏远,距离青阳镇有很远的路程,而且那里各种妖兽出没,几乎没有人敢真正进入深处。不过那赤炎豹活动的区域是在北荒原的边沿地带,对于叶辰与叶馨儿来说,此行到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离开家族之前,叶辰与叶馨儿找到了爷爷叶乾,将自己与妹妹要去北荒原猎杀赤炎豹的事情告诉了他,免得到时候让家族中的人担心而到处派人寻找。

    经过两日的路程,穿过一片山脉,叶辰与叶馨儿终于看到了前方的北荒原。北荒原,听地名会觉得是一片荒芜的平原,实则不然。这里更像是一片原始的丛林。站在高处往前望,无边无垠,也并不是平坦的,地势高低起伏,有着许多的山脉。“原来这就是北荒原啊,看起来好像很吓人的样子,要是迷了路怎么办?

    看着山脉前方的北荒原,叶馨儿反而有些害怕了。叶辰笑了笑,拉着她山脉下走去,道:”放心吧,我们可是武者,眼力胜过常人数倍,记忆力也强上许多。这一路走去,只要将我们经过的途中那些有特征的山石树木记住就行了,有哥哥在,你怕什么。”走下山脉,再往前行数里便是北荒原了,踏入这片地域,便能听到灌木丛中时而传来的吼叫声与各种奇怪的声音。叶馨儿有些害怕,一路上将叶辰的手臂抓得死死的。

    北荒原的外围地域,灌木丛并不是多么茂盛,时而能看到一颗颗参天古树,高达数十米,树根如苍龙盘扎,一条条粗大的蔓藤自树干与枝桠上垂落下来,很是壮观。“我们要找到赤炎豹,必须要往里面再深入大约数十里以上,这最边缘的地域是没有那种妖兽的。馨儿,你不要害怕,以你的实力已经勉强可以对付那赤炎豹了。”

    叶馨儿嘟了嘟嘴,道:”人家才不是怕妖兽呢,只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有些不适应嘛,现在没事了,反倒觉得这里很独特,很好玩的样子。”“你就知道玩,别望了微微运转体内的真力,让真力散于肌肤之中,防止这丛林内的一些飞虫之类的,要是被有毒的飞虫咬伤,虽然不至于要了我们武者的命,但伤口会红肿是在所难免的。”“哥哥怎么知道这些?”

    叶馨儿惊讶地看着叶辰,这次她要来这北荒原猎杀赤炎豹,所以便在家族中翻阅了一些书籍,关于有毒飞虫的事情是知道的,可是哥哥叶辰又是怎么知道的来,惊魂七指施展,夺目指的指芒洞穿长空,直射赤炎豹的双目。赤炎豹是无比警觉的,在叶辰出现的刹那就感知到了危险,见指芒射来,立刻闪身回避。

    然而,它的智商怎能与人类相比?叶辰的目的并非它的双眼,而是它的腿,所以在它躲避的时候第二道与第三道指芒接连射出,噗噗两声击中它的一双前腿。鲜血飞溅中,赤炎豹发出疯狂的怒吼声,那声音之大,震得叶辰与叶馨儿的双耳险些失聪。不过,赤炎豹的腿成功被叶辰击伤,如今它没有逃跑的可能。

    “馨儿,退下,让哥哥来!”叶辰腾身来到叶馨儿的面前,惊魂七指的指芒一道接一道,与赤炎豹展开搏杀。赤炎豹本来是灵活的,一般的攻击武技还真难以击中它,可是惊魂七指却不同,再加上它的腿被叶辰射伤,战斗力大打折扣。“噗!”

    叶辰一指点射,穿透力极强的指芒险些将赤炎豹的脖子给射穿,鲜血飞溅中,赤炎豹发出痛苦的咆哮声,而叶辰则趁此欺身,一记摧心掌击中它的头颅。赤炎豹哀嚎一声,临死前喷出一股炎火,轰然倒地,七窍都在溢血。

    “大功告成,它连赤炎几乎都来不及喷吐,也省去了我们不少力气,馨儿你的宝剑算是到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