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极品妙手神医 > 第198章 生命垂危
    江明和曾雨蓉喊来了司机阿龙,火急火燎的赶往市医院,终于到了急诊室外,走廊上已经人满为患,这些人要么是曾氏家族的亲朋好友,要么是曾氏集团下的公司高层。

    整个走廊是如同闹市,你一句,我一句,像一群麻雀开会似的。

    进进出出的医护人员也许是知道了正在抢救的人的来历,即使此地堪比菜市场,也没有保安来,对这些人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爱咋咋地了。

    “大家别吵了,大小姐来了!”

    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声,江明仔细一听,颇有点像是阿泰的声音,他在曾氏集团的一个娱乐城里上班,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此。

    众人被吸引了注意力,纷纷看去,曾雨蓉在一个年轻男子的陪伴下到来,现场如一台电视被按了静音一般,鸦雀无声,而且各自往两旁让出一条通道。

    江明和曾雨蓉走过去,果然看见了人群中的阿泰。

    阿泰向两人打招呼,“大小姐,明哥,您们来了!”

    可是,曾雨蓉头都不抬,沉浸在伤心之中,只有江明向阿泰点了点头。

    阿泰顿时有了面子,昂着头,挺着胸膛。

    相识的人不免好奇,问道:“阿泰,和大小姐一起来的人是谁?我怎么没见过?”

    “嘿嘿,他来头可大了,一般人哪认识他呀!”

    骄傲的阿泰开始了吹嘘。

    不理会众人的目光,曾雨蓉与江明快步走过去,来到紧闭的手术室门前,手术室门上那红色亮着的扎眼灯箱说明一个事实——手术中!

    门口,能坐下来的人不多,这需要足够的资历或者地位,曾洪山首当其冲的坐在走廊边的椅子上,神色难看,表情沉痛。

    “爷爷~”

    曾雨蓉看到了曾洪山,终于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叫唤一声悲呛的扑上去。

    “蓉蓉不哭,有爷爷在呢!”

    “爷爷,爸爸和叔叔会不会……会不会……”

    “一切都还不好说,哎,蓉蓉,我们不哭,我们要相信你爸和你叔能挺过去,我曾洪山的儿子绝不是孬种。”

    曾洪山的脸上露出了刚强的一面,作为一家之主,在外人面前,他克制着自己的难过和悲痛,不能表现出自己的柔弱。

    “嗯!爸爸会没事的,二叔也会没事的,一定!”

    曾雨蓉俏脸煞白,咬着嘴唇,辛苦的忍着,努力不让眼泪夺眶而出。

    “江明,你来了?”曾洪山把目光投向后面的江明。

    “老爷子,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江明走到曾洪山面前问道。

    “今天晚上,他们俩去一个大酒店参加酒会,酒会刚开始,就突然发生了意外,人群中有人冲出来对着启贤和启华猛开枪,两个人都中枪了,马上送来医院,在里面抢救呢!”

    曾家的仇家太狠了,要把他们家几个都干掉也作罢啊!

    江明再问:“杀手抓住没有?”

    “那混蛋一开枪,场面就大乱,他开了枪就跑,别说是抓人,连他的脸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呢!”曾洪山非常生气。

    “难道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江明不甘心的问道。

    “那倒不会,他既然敢出现,多少是有一点线索的!”

    曾洪山眼里饱含怒火,他看向手术室方向,低声道:“哎,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去找出杀手,而是我两个儿子的性命,他们千万不能有事啊,我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呵呵,你都看见了,曾氏家族和集团内部有多少人看着呢,他们要是出了事,曾家就变天了!”

    “他们?怎么会?”

    “呵呵,你想不到有很多,事业大了就像深林,什么鸟都有,他们是自己人,却巴不得我出事呢!上次我差点死了,他们一个都没来,现在启贤和启华出了事,全部跑来了,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江明摇摇头,不用说他不知道,就算他知道,曾氏家族内部的这个事情,他觉得还是少发表意见的好,免得再次惹祸上身。

    “反正我老态龙钟,迟早要死的,可启贤和启华是继承人,他们还在壮年,现在出了事,都盯着我手上的大蛋糕呢!”

    “你家的事真复杂。”江明感叹道。

    这个时候,急诊室的门突然打开了,里面陈院长走了出来。

    “二狗,他们没事吧?”曾洪山眼神带着期许和渴望。

    “哎……”

    陈院长摘下了口罩,顿了顿想着组织语言,然后说道:“启华体内的子弹已经取出来了,他没有生命危险,稍后就可以转到监护室去。”

    “我爸呢?”曾雨蓉过来追问道。

    “启贤的情况嘛,不太乐观,他身上多处中弹,最危险的一处莫过于头颅左侧,其他部位的子弹都好办,都取出来了,只有头颅上的地方……”

    “怎么样?”曾洪山问道。

    “不好处理啊,就稍微处理不好,可能会导致他脑瘫痪,甚至脑死亡,他头颅上的那颗子弹不好搞,它卡在头颅骨上,进退不得。”

    “我不管你们用任何办法,必须……必须让启贤活着,他不能有事。”

    “阿牛,我尽力,我请省里的外科和脑科专家过来一起研究解决的方案,不过……我还是要说,阿牛,你要做最坏的打算,他的情况很危重啊。”陈院长神色凝重的说道。

    曾洪山一言不发,表情僵硬,脸色阴沉,渐渐惨白。

    这一刻,江明感觉这个老头子突然间更老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不管孩子多大,只要出事,做父母的都会担心,一下唯二的两个孩子都出了事,曾洪山即使闯荡大半辈子无所畏惧,心里也不免最大程度的受累了!

    陈院长道,“阿牛?”

    曾洪山才回过神来,抬头对陈院长点点头,道:“二狗,我知道了,你尽力,尽力……就好!”

    对于老头子而言,尽力就好这四个字,太难说出口了。

    “哎,我先去忙了!”

    陈院长看着发小这么难过,心里也不好受,他离去准备会诊办公室,以备接见省里来的医学专家。

    “陈院长?”江明叫了一声。

    陈院长这才注意到了站在一旁的江明与曾雨蓉,沉吟一下道:“对对对,你在可能对手术有帮助,来,江明你跟我来。”

    “好。”

    江明看了曾雨蓉一眼,对她说道,“你好好照顾你爷爷,我跟院长去看看,兴许能帮上忙。”

    “我也要去,我爸还在里面呢,我不能单等着。”曾雨蓉道。

    “好,那我们一起去。”

    江明和曾雨蓉一起跟上陈院长的脚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