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穿越全能网红 > 第四百六十四章 原来认识
    王向勤夫妻俩第一次养宠物,毫无经验,毫无准备,既没有带笼子也没有提前买猫砂猫粮之类的猫咪生活用品,就这么冲动的过来了。

    詹奶奶把自己用的猫笼送给他们,作为回报,王向勤送给詹奶奶他的签名,还主动要求与老人合影几张。

    照片上,王向勤一手提着装有三花和白猫的笼子,另一只手揽住詹奶奶的肩膀,两人笑容满面,而笼子里的两只喵,表情有些懵逼,还不明白自己即将过上好日子。

    选好了猫,接下来就是具体吃喝拉撒的问题,詹奶奶告诉蓝湛,猫咪现在吃的都是Cat’sGarden品牌的猫粮,用的猫砂是最便宜的膨润土猫砂。

    蓝溪看了纪录片,知道刘嫚的网店就是卖Cat’sGarden猫粮,也知道八折优惠卷的活动,她笑盈盈的问刘嫚,“我应该也有优惠券吧?”

    “当然有,”刘嫚马上打电话给毛雨辰,让她发一个优惠码过来。

    蓝溪是个行动派,拿到优惠码后,当即在刘嫚的网店下单,买了两袋16磅的猫粮。

    不过即使是同城快递,当天也不可能送到,因此詹奶奶想得很周到,她用一个保鲜袋,装了两斤猫粮,两斤猫砂,让蓝溪带回去,能应急。

    蓝溪很不好意思,她是来领养猫咪的,结果让人家又是送笼子又是送猫粮猫砂,她不想占老人便宜,掏出几张百元钞票,说要买下来。

    老人不接,笑着说,“猫粮本来就是小嫚赠送的,她做好事,你们来领养我的土猫也是在做好事,我送你这些东西,同样是在做好事,做好事怎能求回报呢?”

    蓝溪看着老人的笑容,心里有些触动,对于她和王向勤而言,领养两只猫,就跟养两个玩具一样,他们并没有多重视,否则怎么会两手空空的就来了呢?

    他们也没有想那么多,当然,就算以后对猫咪的热度过去了,不想养了,他们也不会抛弃猫,他们家很大,同样是大别墅带一个大花园,还有若干个保姆伺候,两只猫添不了什么麻烦。

    蓝溪低头再次看了看笼子里的两只猫,老人的话让她心里多了几分责任感。

    从詹奶奶家离开时,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刘嫚下午的课肯定赶不上,她发了一条微信给梁胜男,让她帮自己请假。

    刘嫚继续带着蓝溪和王向勤前往喻湛的新宠物医院,在车上,她又发微信给毛雨辰,让她把蓝溪的订单找出来,打包的时候,多加两袋8磅的猫粮。

    保姆车大概行驶了二十分钟就到达了宠物医院。

    喻湛的新店地址并不在市中心,在五环附近,比较靠近刘嫚的新仓库——他特意选的。同样是一个两层的商铺,但面积比旧店要大两倍,租金却相差不多,新店的格局更加合理,接待室、门诊室、手术室、体检室……一应俱全,仿佛人的医院一样。

    即使位置偏僻,也丝毫不影响喻湛的粉丝从首都甚至周边县市不远几十公里,来请他给自家宠物治病,或者专程过来只为看他长啥样。

    喻湛今天的预约同样是爆满的,这个时间点前后的客人都已经到了,客人们的车刚停好,就看到喻湛忽然在门口挂了一个暂停营业的牌子,并把在接待室等候的客人,含蓄的请了出去,他说,“抱歉各位客人,我这边有一个紧急情况,所有预约延后半个小时。”

    纵然心里有些许不满,可喻湛都说了紧急情况,他们也只好让步。但他们都不是附近的居民,都是大老远赶过来的,宠物的病还没看完,哪儿也去不了,一个个等在店外面,或者坐在车里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喻湛的得力助手小护士本来也是一头雾水,喻湛说,领养动物体检,她秒懂,马上准备体检的药品和用具。

    过了一会儿,一辆白色的商务车在医院门口停下来,三个戴口罩的人前后从车上下来,其中一个男人手里拎着一个大宠物笼,里面有两只猫。

    大家看到喻湛亲自出门迎接,请他们仨进了医院。

    “到底有多见不得人啊,一家三口都戴口罩?”

    在外人眼中,刘嫚和王向勤夫妇看起来很像是一家人,本身张佩也就只比蓝溪大一岁而已,属于同龄人。

    “车很贵诶,丰田埃尔法,是最高配版的!车里好像还有司机,有钱人啊。”

    “是啊,父母全身穿得都是奢侈品,不过好奇怪,他们女儿咋那么朴素。”

    “更奇怪的是,有钱人竟然养两只土猫,而且那个笼子好low,是最便宜的地摊货,淘宝买9.9包邮。”

    ……

    并不是每一位客人都是通情达理的,有人觉得喻湛是势利眼,

    “突然对喻医生的印象不好了,先来后到,最基本的规则都不遵守吗?”

    “还不是因为看对方是有钱人,比我们屁民高贵,有特权。”

    “我家附近就有宠物医院,我就是看中喻医生的名声和医术才带着我家宝贝开车二十公里过来的,我的宝贝都晕车了,结果连门都进不去!不看了,走人,气死我了!”

    ……

    医院里,刘嫚三人摘下了口罩。

    第一次见到刘嫚传说中的男朋友,王向勤对他很打量了一番,他在心里琢磨、衡量,这个年轻人到底哪一点比唐图强,让刘嫚对唐图的爱慕视而不见,避如蛇蝎。不过仅仅从外表上看,他的确可以跟唐图平分秋色,他的气质和仪态也让人感到舒适。

    而蓝溪的眼睛从看到喻湛那一刻起,就一直盯着他,她越看越觉得眼熟,然后忽然发现了什么,震惊的问,“你是殷奇的儿子?”

    此言一出,刘嫚和王向勤都愣住了,蓝溪认识喻湛?

    喻湛已经很多年没有从别人口中听到母亲的名字,甚至这个名字于他而言都有点陌生了,他怔了一下,然后仔细看了看这位女士的脸,他完全不记得她是谁,但他点头道,“是的,我是她的儿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