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穿越全能网红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想通了
    他们都看出来了,刘嫚是不想跟唐图有亲密的接触,是在避嫌,只是这个避法,也太保守了吧。

    林知继续对刘嫚说戏,“单于是王昭君名正言顺的丈夫,即使二人此时并不熟悉,但也不至于唯恐避之不及,况且单于在这个时候心态已经发生转变,他看到了王昭君身上的闪光点,而你也应当表现出相应的变化!你们要展现出一种相知相爱的过程,而不是一直冷冰冰,硬巴巴的臭脸。”

    刘嫚低头,一副谨遵教诲的样子。

    林知让大家休息一会儿,给刘嫚一点时间找灵感。

    刘嫚坐在椅子上,呆呆的望着面前裹着黄沙的小石子出神,今天这一幕,只是一个单于和王昭君感情交.融的起始点,之后,两人的互动越来越多,当然,举止也会越来越暧昧。

    她当初接这个女主角的时候,存着跟傅非倩斗气的因素,的确没有考虑过这些亲密的镜头该怎么拍。一方面,她骨子里还有古代女子的保守,另一方面,她和原主记忆融合,已经逐渐接受了现代人的开放,至少她不会认为演员是低贱的戏子,表演也是艺术的一种表现方式。

    见刘嫚一脸矛盾的样子,姜琳在她旁边坐下,劝说道,“演戏只是演戏,一门工作而已,你想那么多干什么呀,再说为了响应国家政策,田编剧删掉了很多不和谐的镜头,这个剧本已经够清水了,”

    刘嫚蹙眉,“可是还有接吻的镜头。”

    姜琳笑得更欢乐了,“傻姑娘,你不知道接吻可以借位吗,你不愿意,林导肯定不会强迫你的。”

    说到这里,她压低声音,凑到刘嫚耳边问她,“说到底,你是因为知道唐图喜欢你,才感到别扭对吧?”

    一下子被人戳中心事,刘嫚表情有点不自然了,却也轻轻嗯了声。

    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姜琳真心觉得唐图和刘嫚都是好孩子,唐图即使觊觎刘嫚,却从未对她做出任何越雷池的事,因为他知道他们都是公众人物,一举一动受人关注,他任何不妥的行为,都会连累到刘嫚。

    “他明知你是有主的女孩还喜欢你,他都不觉得紧张、尴尬,你干嘛表现得比他还不好意思啊,装作不知道就是了,演员的基本修养就是装蒜、装傻知道吗?”

    刘嫚被她的话逗乐了,“您说得对。”

    这时场务叫姜琳去化妆为下场戏做准备,姜琳起身,拍拍她的肩,便走了。

    刘嫚脑中还在想姜琳的话,身边的座位又有人坐下,她闻到一股熟悉的香水味,蓦然一惊,转头看着唐图,“你怎么坐在这儿?”

    “这里不是休息区吗?我不能休息一下?”唐图的语气困惑的同时还带着一丝委屈。

    刘嫚讪讪道,“我只是刚才看到你在那边跟林导说话。”

    “嗯,谈完话,我就过来了。”

    “噢,”刘嫚点头。

    两人有些冷场,唐图又起了话头说,“我是在与林导商量减少我们的亲密镜头,但是他不同意。”

    刘嫚一怔,对上唐图坦然的目光,“所以我过来是想跟你说,喜欢你是我的事情,跟你无关,你不要有心里负担。”

    说到这里,唐图像是把压抑在胸口的巨石拨开了般,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即使空气里满是沙尘,他也觉得异常清新,他向椅背靠了靠,抬头望着天空中没有任何云朵遮挡的太阳,双手搁在脑后,没有看刘嫚一眼,继续说道,

    “其实我也很烦恼,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你,或许你让我感到新奇,我只是一时迷恋而已;或许过一段时间,我就对你没感觉了;或许我很快就会遇到下一个让我心动的女孩,无论如何,我都会尊重我的本心,但前提是我不会让你感到困扰,这是我的底线。”

    “你的楷书版《云阳鼎》的确是我托华月姐买的,我原本想买《无邪》,我家的书房都是实木家具,那张桌子很合适,可惜华月姐迟到了半个小时,连篆书版《云阳鼎》也被人抢走了,现在倒好,闹出这种事,我什么也没得到。”

    唐图低笑,即使直视太阳,他眼中的光芒还是一点点黯淡下来,长长的睫毛垂下,眸子漆黑如夜,他用一种信命的口吻说,“大概老天爷不想让我收藏你的书法作品吧。”

    刘嫚不习惯唐图这种低落的语气,他应该是前主心目中那朵高岭之花,高旷空远,遥不可及,她说,“什么老天爷啊,我的字又不是老天爷写的,我自己随时可以写,我送你一幅就是了。”

    唐图先是懵了一下,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她的意思,哈哈笑起来。

    听到他的笑声,片场所有人都诧异的看过来,看到唐图爽朗的开怀大笑,看到一旁的刘嫚也微微露出了一丝笑颜。

    这是怎么了?

    刘嫚竟能和唐图这么融洽和谐的相处?还有说有笑的?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大家不由自主的看了看东边的太阳,

    emmmmmm~~

    总而言之,好神奇啊!

    但没有人会怀疑他们俩的关系,因为两人之间没有一丝暧昧,他们即使相视而笑,那笑容也是干净通透的,直扑心脾。

    林知看着他们,对田亚夫说,“看来刘嫚是想通了。”

    田亚夫笑了笑,“唐图大概也想通了。”

    于是,大家各就各位,再次拍摄那幕金钗的戏,

    单于撩起王昭君的头发,他低下头,温热的呼吸吹拂上去,王昭君的身子僵硬了,却只是稍微往前躲了一下。

    “大人……”她的声音轻若蚊鸣。

    “你一个女子,披头散发成何体统,我帮你弄一弄。”

    王昭君惊讶,“您还会束发?”

    这个虬髯大汉用实际行动回答了她的问题,她剩下的头发被他轻松的绾成蓬松的发髻,用金钗固定着,略微凌乱却不失美感,基本上复原了她先前的发型。

    唐图为了能拍好这幕只有几十秒的束发戏份,跟苗小妹学了大半天的梳头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