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此刻杜老猛然惊醒,这一整天的时间,他竟然都没有看到顾盼兮的身影。当然了,他这么激动,肯定不会是怀疑顾盼兮和邱建瑞一样,而是担心顾盼兮擅做主张,加入到先前那已经被道宗杀死了两千子弟当中,如果真是那样,杜老有些不敢想象了……

    他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是因为顾盼兮不懂运转护山大阵之法,所以直接就能排除顾盼兮正在某座操控台的可能,而排除这个可能之后,唯一的可能,便是她已经和那两千弟子一起为神剑峰尽忠了……

    神剑峰的每一个人都知道顾盼兮对于李寻连的意义,所以不管平时还是现在,他们都希望能够保证顾盼兮的安全,这不是巴结讨好,而是真心希望能够促成李寻连和顾盼兮的佳缘。

    而今,顾盼兮一整天不见人影,杜老说出来之后,所有人都有些慌张了。

    如果顾盼兮真的和那两千弟子一起死在了山门之战,他们要怎么面对李寻连,虽然李寻连根本不会怪罪他们,但他们自己的内心,却是说不过去。

    就算退一步讲,顾盼兮和李寻连没有什么关系,那她也是神剑峰的客人,如今神剑峰遭到厄难,保护好客人乃是首要之事,这毋庸置疑。

    “找,快派人去找!”杜老登时激动起来,立刻就派出了十余名弟子四处寻找。

    然而,一个时成过去,十余名弟子纷纷回返,带回来的结果,也只能让杜老深深长叹。

    他们没能找到顾盼兮,任何可能的地方都已经找过了,但顾盼兮便如同人间蒸发一般,直接消失了踪影。

    不过也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在山门的战场中,他们也冒险查探了一番,同样没有顾盼兮的尸体,这说明顾盼兮并没有加入那场战斗。

    “杜老,她会不会是……”哪都找不到,有的弟子不免心中便升起了怀疑。

    “绝对不会,以公子的眼里,岂能在身边养虎为患?”杜老坚决否认,实际上这只是他的搪塞之词,虽然他是真的不相信顾盼兮会和邱建瑞一样,但要有力的解释,他却说不出来。

    “杜老,恕晚辈冒昧一语,在三掌柜叛逃之前,谁又能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呢。”那弟子小心翼翼的说道。

    闻言,杜老连连摇头,他感觉自己的脑袋要炸掉了,形势的严峻已经让他难以承受,如今顾盼兮这里又出意外,端的是令人精神崩溃。

    “好了,别说了,你去休息吧。”杜老最终再度长叹,至于寻找顾盼兮之事,也只能放在一边,因为两相对比,还是死守神剑峰更为重要。

    实际上杜老放弃寻找顾盼兮是明智的,他们肯定找不到顾盼兮,因为早在道宗发起攻击之时,便已经有人将顾盼兮强行带走……

    ……

    西方之地,断金铁骑驻扎之所。

    夜晚沉静,山间偶尔响起虫鸣之声,圆月高悬,清风卷云,一派宁和景象。

    时至今日,李寻连已经闭关了两天之久,按照他心中的感应,如果不出意外,今晚便可一举突破灵溪巅峰,从而迈入天河之境!

    此刻,徐麟正静坐在左侧的青石之上,他在感悟着道衍奥妙诀,因为李寻连前段时间打入了罗刹门内部,回来之后又立刻投入到突破境界当中,所以对道衍奥妙诀的研究,便始终没有精进。

    相比之下,徐麟的进步可谓不小,他已经隐隐窥悟了打出一倍威力的门槛,只是,还有一些朦胧挡在中间,如同一层薄薄的窗户纸,如果捅破,这道衍奥妙诀的第一层,也就算彻底消化了。

    两人都在打坐,山洞外侧的兄弟们则是早已睡下,洞内火把摇曳,忽明忽暗。

    就在这安静之极的气氛下,李寻连那里确实猛地皱眉,他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牵动了一般,立刻睁开双眼。

    徐麟所有感应,惊喜问道:“要突破了?”

    李寻连闻言没有作答,而是快速起身来到洞口,紧接着连连闪身拔高,须臾便落在一处相对较高的山峦之上。

    借着月色,他遥望东南,那里是神剑峰的方向。

    “你在看什么?”徐麟跟了出来,他感觉到李寻连的神色有些不对。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神剑峰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李寻连语气略显沉重,他的心在刚才悸动了一下,而且这种悸动,今天一整天里已经发生过好几次。

    前几次,他都以为是突破时候产生的异常反应,但这次,他却正在收官阶段,而心悸感,赫然是出现在收功之时。

    这用突破产生异常来解释恐怕就说不过去了,所以李寻连第一反应便是有事发生,转念一想,如果此刻真的有什么能让他震惊的事情,恐怕也就只有神剑峰那边了。

    不过话说回来,悸动毕竟是悸动,李寻连也不会因此而疑神疑鬼,因为引起悸动感的原因有很多,如他这两日几乎不眠不休,始终沉浸在领悟突破当中,便有可能引发悸动。

    “要么,咱们回去看看?”徐麟见得李寻连始终注视着神剑峰的反向,于是出言问道。

    点了点头,李寻连觉得也是时候回去看看了,因为这两天时间里佛宗弟子彻底停止了活动,别说镜空镜圆了,即便是普通弟子,也都不再走动。

    想必应该是夜遇李寻连和徐麟的事情被镜宏禀报了上去,为了防止意外,佛宗这才停止了此地一切弟子的外在活动。

    “何时启程?”徐麟再问。

    李寻连想了一下,片刻后回答道:“后天吧,明天最后尝试一天,能不能突破,咱们都回去。”

    “恩。”徐麟拍了拍李寻连的肩膀,道:“你也不用胡乱担心,有大掌柜坐镇,道宗不敢怎么样的。”

    说的没错,李寻连也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才会决定后天再回去,如果他知道大掌柜此刻已经在赶往西方之地的路程中,如果他知道神剑峰正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如果他知道顾盼兮被人强行带走,他恐怕连一刻,都无法安坐,更别提再用一天时间来尝试突破了。

    为了缓解李寻连的焦虑,徐麟笑道:“这两天趁你感悟突破契机,我对道衍奥妙倒是没少领悟,你且听我给你说说,看看能不能从中受到什么启发。”

    李寻连再度点头,在此之前对于道衍奥妙的研究,他一直是领先与徐麟的,但最终结果却是和徐麟一样,也卡在了最后一步,便是那完美打出一倍威力的妙法。

    之前,他也打出过几次,但后来却发现时灵时不灵,并不能完美施展,则说明他的领悟存在偏差。

    见得李寻连有兴趣,徐麟便将自己的心得缓缓道来,他和李寻连在领悟时的大体方向相同,但在一些细微处,却有些相悖,而从以往的成果来看,无疑李寻连领悟的是正途的可能性较大一些,但徐麟此番却很自信,因为通过今晚的明悟,他也达到了最后一步,这说明他先前的想法,并不错误。

    听罢徐麟的详细解读,李寻连再度皱起眉头,沉思片刻,将自己的领悟和徐麟的领悟互相结合了一下,尝试着打出一掌。

    劲风急响,并不是自身攻击的一倍威力。

    李寻连摇了摇头,旋即换种思路再度尝试,结果亦是失败。

    “道衍奥妙中说,人体由五行之气组成,想要打出自身攻击的一倍威力,便须得调动起自身内潜藏的五行之气,可这五行之气是什么,男倒不是玄气么?”李寻连自言自语道。

    “我觉得不会是玄气,玄气是固定的存在,你什么境界,便有多少玄气,如果仅以玄气催动,即便打出一倍的力量,那也是透支玄气的成果。”徐麟否认道。

    “有道理。”李寻连再度点头,旋即又陷入沉思,片刻后他猛地一喜,高呼道:“我知道了!”

    说罢,他立刻尝试,由玄气游走周身各大经脉,但却不只是运转,而是在这个过程中牵引着自己的精血,精血乃为人之精气,精气是支撑一个人活下去的本根之物,如果换种方式思考,道衍奥妙所言的人体由五行之气组成,是否就是他们眼中的精气?

    玄修领域,门派驳杂,诸如道宗佛宗,都有一套自己的理论,李寻连和徐麟在之前之所以始终无法通明,便是因为他们没有以道宗的角度去看待道衍奥妙诀,自然也就无法窥悟其中的最终妙义。

    方才,李寻连灵机一动想到这一点,于是便尝试着以玄气带中精血,双拳齐出之后,果然风声大震,打出了之于自身一倍的力量!

    徐麟见状亦是大喜,两人对望一眼,李寻连再度进行尝试,结果自然是令人惊喜的,因为在此之后的每一拳,他都成功的打出了一倍的力量的威力!

    “成了!”李寻连很是兴奋,心中的阴霾感也被冲淡了不少,将这一方法分享给徐麟,后者尝试过罢,果然亦是通明!

    至此,两人便将这修改过后的道衍奥妙诀彻底修炼完成,虽不及道衍奥妙真本的两倍之力,但也足够用了,因为他们和道宗弟子不同,不指望道衍奥妙诀为主,而是以其为辅,有一倍的力量,再结合自身的玄功,足以笑傲本就是碾压的同等境界,即便越阶挑战更高境界的玄修,也是胜率倍增!

    “太好了,徐大哥,明日一早,你便将这领悟说给兄弟们,我也争取能在明天完成突破,然后后天启程回返神剑峰。”李寻连很是高兴,心里想着,等回到神剑峰后便将道衍奥妙传授给所有客栈子弟,等到他们也修炼成功,届时,客栈的实力便会爆翻一倍!

    不得不说,他的想法是美好的,但现实却十分沉重,因为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正遭受着道宗夜袭的客栈子弟们,能否撑到他的回归之日……

    夜凉如水,林间一片寂寂,位于罗刹门南侧数十里外的一条山间小径上,此刻正有一道窈窕身影快速行走。

    如果再看细些,则是可能看到她的鬓角都被汗水打湿,白皙的脸颊显得有些闷红,显然是长时间快速赶路所致。

    深更半夜,此女子却行色匆匆的疾行与山林之间,不问可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的神色极为焦急,但她的眼神却很是迷茫,似乎找不到自己的目的地,只能无谓的焦急,却终究毫无进展。

    正在这时,他似乎听到了远处有砰砰的劲响声,那种声音有点像以大力拍击虚空而产生的破空声。听到这声音,她那双美眸中立刻泛起光彩,但片刻后却又犹豫下来,直到,她听见了那自从分别以后,便始终萦绕在心间的声音。

    “太好了,徐大哥,明日一早,你便将这领悟说给兄弟们,我也争取能在明天完成突破,然后后天启程回返神剑峰。”

    这是女子听到的话语,语气里透着兴奋和期待,赫然便是李寻连方才和徐麟说的那句话。

    “李寻连……李寻连!”女子喜极而泣,先是小声的自喜了一句,随后纵声高喊,同时快速向着声音发起之地跑去。

    数百丈之外,李寻连和徐麟正站在一座矮山的山巅,由于视线的阻挡,他们并不能看到喊声传来的方向的情景,但这声音,却是让李寻连浑身一震。

    “是谁?”徐麟皱眉,方才因为彻底窥悟了道衍奥妙诀而有些兴奋,是以两人都没察觉到竟有人靠近到如此距离。

    “小妖女。”李寻连惊愕过后摇头苦笑,他早已在上次分离时打定主意,今生今世,都不会再给美妖小九妹机会,甚至见到自己都不可以。

    这不是决绝无情,而是为了让小九妹早日解脱,如果不狠一点,她恐怕会始终将自己的情思束缚在李寻连这里,从而贻误终生。

    “徐大哥,咱俩快走。”李寻连反应过来便要离开。

    “别走啊,人家这么晚了来找你,说不定有什么事呢。”徐麟正色说道,这一次他没有开玩笑。因为他知道断金铁骑的藏身之地有多么隐秘,而且又是在整片山域的边缘地带,李寻连是没有告诉美妖小九妹他们驻扎之地到底在哪里的,可想而知,小九妹一路找来,要忍受多少的迷茫和失落,但她却并没有放弃。

    当然了,如果不是意外听到了李寻连的声音,小九妹可能永远也不会找到他们,但在尽力之前,小九妹却不会放弃,哪怕将这片山域走上一百遍,她都不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