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八零好时光 > 第66章 给你东西
    青年拼命的示意他,让他小声点。

    冯德奎依旧不以为意,气的脸上涨红。

    过了好一会儿,冯德奎出了几口重气之后,扶着腰命道:“壮壮,你去告诉许芬那个人,让她们不必手软,打出毛病来,我给她们撑腰,也正好那那些眼红的人都瞧瞧,看下次谁敢欺负咱们村的人,以后谁要是挡咱们吃饱饭,咱们就让他丢出半条命!”

    青年一听,立马有了底气,站直了背,硬气的回声:“是,书记,我这就和她们传话!”

    冯德奎回来的时候,牛主任正在和薛教授说话。

    两人看到他回来,笑道:“德奎啊,等会咱们也不歇息了,我们想去咱们村周围转转,毕竟这边的土壤特殊,想要培育出优质品种,需要了解咱们这边更多的地理环境!”

    冯德奎点头应好,他起身指着坐在旁边的几人:“建福,老杜,等会跟着我一起,咱们给薛教授说说,每年咱们村粮食的生长情况,切记一定要据实说清楚,不要说大乱说,记清楚了吗?”

    一旁的冯建福和老杜,连连点头,应道:“是,书记。”

    坐在最后面的两人,从吃饭到现在一直没说过话。

    如今听到等会还要出去,薛驰彦忍不住扬声道:“大伯,等会我和宁宁不去了,我们两个想在村里到处转转,等你要走的时候,喊我们一声?”

    薛教授脸上的笑容立马收了几分,但在这么多人面前,他又不好拒绝,只好冷着脸嗯了声。

    薛宁看着父亲的脸上闪过的不悦,怕的迅速低下头,不敢正视他。

    薛驰彦用胳膊拐了怪她,朝她挤挤眼。

    薛宁皱着眉,噘着嘴推了他。

    冯家村的办公地不大,分里外两间房子,薛驰彦和薛宁两人躲在屋里,等外面的人走光了,两人才敢大声说话。

    “你不想来,不想跟着去,你和大伯明说,为啥一直不吭声?”薛驰彦皱眉问:“心里不情愿,还非要拉着我来,真的越来越看不明白你。”

    薛宁瞥了瞥嘴巴,声音清脆回道:“驰彦,你又不是不了解我爸,他决定的事,哪能轻易改变,他一直想让我接他的手,可我根本不是这块料,我不喜欢。”

    薛驰彦一挑眉问她:“那你喜欢学什么?难道要和我学着不成?”

    薛宁摇头:“和你去下海,陪叔叔做生意吗?这事我更是做不来。”她想了想,带着憧憬说道:“我想去当兵,当女兵,而且我已经悄悄给咱们县部队递了申请书,我的体检也考核了,我想这个年底,我差不多就可以去了。”

    薛驰彦一脸惊讶:“你去当啥兵?文艺女兵?”

    薛宁想了想,娇俏的笑道:“保密,我怕你说漏嘴了,到时坏了我的事。”

    薛驰彦嘴角一瞥,站了起来:“我才懒得管你呢,我自己还有一身麻烦事,我妈让我去国外学习,我不愿意,她每次都拿周叔叔家的周默峯和我比,说我哪里都不如他,我现在一回家就听她唠叨,头疼。”

    薛宁疑惑,低声念着:“周默峯?”她说道:“这个周默峯很厉害吗?”

    薛驰彦在大学成绩算是最好的,不管从哪方面说,都是算得上数一数二,怎么会有比他更厉害的人呢?

    “当然厉害,你是不知道,他比我小两岁,听说每次考试,甩的全校排名第一的一百多分,你想这是什么人?神童啊!我能比的过吗?”薛驰彦冷笑道:“再说,我好端端和他比个啥,我们连面都没见过,就是我妈,天天念叨着。”

    薛宁嘴角一弯:“你啊,别生在福中不知福。”她也跟着站起来:“走吧,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我们出去走走,我觉得这村里挺好的,想去看看。”

    薛驰彦点头,跟着她出了门。

    两人说笑着出门,刚开了房门,迎面一个人站在办公门口。

    两人忙收了嘴角的笑,看过去。

    来人见到他们,并没有主动说话,而是盯着他们审视,也不知道她站了多久了。

    薛宁看她是个女孩子,声音温柔着问:“小姑娘,你找谁?”

    小姑娘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指着自己:“我找你!”

    薛宁一怔,找她?

    她们好像不认识吧?找她,做什么?

    薛宁重复的问一遍:“小姑娘,你确定是在找我吗?”

    小姑娘点点头:“对,我找薛宁,薛教授的女儿,是你吧?”

    薛宁满脸吃惊,她竟然知道她的名字?

    她不记得她说过她叫什么,不仅她没说过,他们所有的人都没说过,可她是怎么知道的?

    她愣愣的回道:“是,我是薛宁,你找我有啥事?”

    小姑娘从怀里拿出一个草稿本,递到她身前,平静的说道:“我想请你把这本子给薛教授?”

    薛宁先是看了她手中的本子,一看是县一中的,顿然明白来人的目的。

    过往有好多像她这么大的青年姑娘,让她帮忙转递给父亲东西,目的都是为了她爸曾经说的一个名额,可是这个名额可不是随便谁都能给的,她更是不能插手帮谁的忙。

    这是父亲给她早就说过的话,她一直记着。

    可眼前的小姑娘,无比真诚的目光,淡定的神情,水汪汪的大眼,眨巴眨巴的看着她,让她无法拒绝。

    她不像其他人,为了想让她帮忙,给她买东西,投她所好,甚至有的父母专程三翻四次来求她帮忙,但结果,都被她一一拒绝了。

    因为她太了解她的父亲,他说一不二,若是谁真的有能耐让父亲看中,那是他们的本事,来找她,几乎就直接断送自己前途,父亲认为这个办法,是投机取巧,开后门,是他所厌恶的事。

    就算是这样,薛宁望着小姑娘,也不想拒绝她,没人像她这么直接。

    没有拐弯抹角,没有溜须拍马,而是非常真挚的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令她不好意思拒绝,无法拒绝,想伸手接过她手里的本子,看看里面有什么值得她交出的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