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名门枭宠:重生全能灵妻 > 第18章 没控制住,有些不舍
    邪祟凶恶,却明显不适合面前的这只。

    在符曦看来,此时被绑起来随意丢在地上,面容扭曲的邪祟看起来倒是显得有些可怜。

    当然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符曦,你帮帮我。”吴涂看着符曦走近,虽然弄不懂她为什么会跟秦家的那位家主在一起,不过现在他没有别的办法,只希望符曦能帮他一把。

    “我看起来就那么好骗?”符曦闻声看过去。

    好歹也是只邪祟,竟然混成这样。

    丢脸。

    现在的阴邪都这么蠢的么?

    吴涂扯动嘴角,露出一点腥红。

    符曦转过身不去看地上的某只。

    眼看着符曦并不理会自己,吴涂越发焦急。

    如果符曦不出手救他的话,秦家那个人一定不会放过他。

    想到自己还没来得及报仇,吴涂只能咬牙继续求符曦。

    只是无论吴涂怎么说都没用,符曦偶尔回应他一句,每次都把吴涂气的吐血。

    “符曦,你……”

    “我什么?”符曦转身,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与此同时,刚刚让人将陈洪省带走的秦御则是返回到客厅。

    见到秦御的瞬间,正准备开口的吴涂顿时闭上嘴。

    刚刚秦御不在,他倒是可以求符曦帮忙,但是现在不行。

    他可以感觉到,如果这个时候开口的话,很可能没等到他说完就会被秦御直接抹杀。

    别问他为什么,他就是有这种感觉。

    “你要怎么处理这只?”符曦见到秦御走近,指了指吴涂问到。

    吴涂脸色灰白,悔恨自己太过大意,报仇无望不说,连自己都搭了进去。

    秦御走近,冰冷的视线从吴涂身上扫过。

    吴涂下意识的抖了抖。

    “邪祟害人,自然不能轻易放过。”秦御应声,说着从身侧拿出一张符纸。

    万物皆有好坏,邪祟同样如此。

    秦御对邪祟并无偏见,但吴涂生了害人的心思,身为灵师秦御自然不会不管。

    当然,秦御不会承认他这么快就动手是因为吴涂拿了符曦的东西。

    符纸落到吴涂身上,吴涂只觉得整个身体犹如被人丢进火中炙烤一般。

    他想要嘶喊,却发现自己已然发不出任何声音。

    “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符曦看着秦御动手,突然问道。

    那道符咒不会让吴涂彻底消失,秦御明显没打算杀了他。

    “陈洪省还有话要跟他说。”秦御也想直接动手省去麻烦,不过他已经答应陈洪省暂时不会杀了吴涂。

    “人已经醒了?”符曦挑眉,她记得之前陈洪省伤的很重,竟然这么快就醒了?

    对上符曦眼底的疑问,秦御点头,“给他吃了些药,只要处理一下伤口就行。”

    秦家身为术师世家,有自己专门的药师并不稀奇。

    符曦清楚这点,顿时明白了秦御的意思。

    不过她倒是没想到秦家药师做出的药物药效如此好。

    说话间,一声嘶吼猛地由着身侧传来。

    符曦转过头,就看到一团黑色的雾气由着吴涂的身体窜出,快速朝着门外的方向而去。

    只是就在黑雾靠近大门的瞬间就被一道淡金色的符光挡住去路。

    秦御手中的符光一点,直接落到黑雾身上。

    黑雾在半空挣扎了一下,最后落到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雾气散开,就看到一只人面鱼身的邪祟躺在地上,此时已然没了气息。

    ……

    陈洪省匆匆处理了伤口,当即被人扶着回到了客厅。

    当他看到客厅内的景象时,显然也有些震惊。

    不过很快他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吴涂身上。

    此时的吴涂只剩下一缕生魂,随时都有消散的可能。

    他见到陈洪省出现,顿时开始挣扎起来。

    他要报仇,不能让害了他的人……

    吴涂正想着,猛然间却感到头顶一重。

    一只大手落在他的头上,轻轻拍了拍。

    回过神,吴涂正看到满身是伤的陈洪省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跟前,而那只手的主人自然不言而喻。

    “吴涂,你信也不好,不信也罢,总之你父亲的死真的与我无关。”陈洪省声音嘶哑,却还是尽量放缓声音。

    吴涂下意识想要躲开那只大手,直到他的身体跟陈洪省拉开些许距离,吴涂才知道自己竟然能动了。

    “秦家主,我能否跟他单独谈谈?”看着吴涂动作,陈洪省叹了口气,转而看向秦御问道。

    秦御似乎并不想多管闲事,点头后拉着符曦走了出去。

    左右现在的吴涂伤不到陈洪省。

    ……

    符曦被秦御拉着走出去。

    本以为秦御会等在门外,不想秦御竟是直接拉着她走到旁边的屋子里。

    房门关上,符曦只觉得周围的温度明显低了些。

    “秦御,你是不是……”符曦转过头,颈上却突然传来一抹凉意。

    秦御的指尖在符曦的颈上细细摩、挲着,与此同时,一股温热的灵气则是由着符曦的手臂向上。

    符曦眯起眸子,看向秦御的同时眼底多了些许冷意,“秦御?”

    “抱歉,没有控制住。”秦御回过神,身上的冷意也散去了大半。

    没想到身体内的灵气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异样,不过好在符曦就在这里,不然的话他只能靠自己忍住才行。

    感觉到身体内的灵气又充裕了不少,符曦睁开眼,连带着脸上的冷意也随之散去。

    “现在好了?”这幅身体内的灵气不足,符曦自然不会随便动手,不过现在倒是不同了。

    “嗯。”秦御应声,视线落在符曦颈间。

    指尖上传来温热的触、感,一时间让秦御忘记收回自己的手。

    直到符曦抬起头看他,秦御这才有些不舍的移开了手。

    ……

    符曦不知道陈洪省跟吴涂说了些什么。

    等到陈洪省从客厅走出来,则是请求秦御帮忙超度吴涂的亡魂。

    陈洪省与吴涂的父亲乃是至交好友,只是十几年前吴涂的父亲发生意外,只剩下吴涂跟他的母亲两个。

    期间陈洪省给过母子两个许多帮助,不过后来吴涂的母亲带着吴涂离开了霖城,陈洪省则是没了母子两的消息。

    至于吴涂为什么会认定了是他害死了自己父亲,据说是从当年两个人共同认识的一位好友那里得知。

    对于那个人陈洪省明显不愿多提,只是希望秦御可以帮帮吴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