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权宠元妻 > 第581章 吃蚯蚓
    雨停,将到阳春三月。

    树欻欻往外冒绿芽,还没绿也急着,吹不到春风,像没喝酒。

    屋顶、屋檐的草,也是醉的。

    有些角落长青苔,总之春雨将春渗透,春风将春吹遍。

    再不起床,春光要爬上床了!鸟在窗上叽叽喳喳叫,出来浪啊莫负春光。

    春天极忙碌。

    农民忙种,工匠赶工。

    读书的、又想赶紧多读、又想出去玩,唉春天能分两个三个多好。

    桂斋,一园春。

    不少士子爱上这儿读书,又兼顾了青春又有状元包。

    老桂长新枝,梅绿,桃花红。

    最喜人的、中间溪里,长出了荷。

    荷、和也,君子也,清水、这种崭露头角的喜悦,不少人提议在这儿流觞。

    直水为何不能流觞?君子、当耿直,反正就这么说。

    乙元芕同意了,高夐赶紧张罗。

    好在水、只是中间直,本就要取直,而离了中间,有点曲,行嘞。

    其实就在兴致,有了兴致,山水自然;了无生趣,金玉枉然。

    许馝馞终于进了桂斋,太不容易了。

    细细看着,就这么大地方,比较有心计,地上一条蚯蚓,尖叫!

    太惨烈了,整个桂斋都惊动。

    有人愣是受惊,盯着许小姐,赶紧滚滚滚滚!

    许馝馞指着地上说不出话,那蚯蚓还在蠕动,向她蠕。

    乙明漪跑过来,最讨厌她,看地上,拿手一抓。

    啊!许馝馞尖叫!

    这回大家有点准备,还是被惊到,闹心的要死。

    不就是一条蚯蚓,蚯蚓还不像蚂蟥咬人,自然,并非人的存在,各种东西都有。

    怕蚯蚓的不是该自己、跟着丫鬟?她就是来闹事来发骚,鉴定完毕。

    乙明漪将蚯蚓放进罐里,丫鬟给她洗手。

    许馝馞尖叫:“怎么能抓那个?”

    乙明漪发威:“立刻马上滚出去,别影响别人读书。村姑,抓蚯蚓抓青蛙抓鱼掏鸟窝……”

    受惊的、愣是被乙明漪逗乐,她这胖嘟嘟能掏鸟窝?

    乙明漪怒,向许馝馞撒气:“以后不准她进桂斋!”

    丫鬟下手将许馝馞连劝带拖弄到外边。

    外边、连街上都听见了,什么情况。

    许馝馞才回过神:“我见乙小姐。”

    丫鬟哦:“小姐在抓蚯蚓,”向大家解释,“地上一条蚯蚓,把许小姐吓惨了,读书人养一口浩然气,一条蚯蚓用不上太节约了。”

    许馝馞又尖叫:“那是蚯蚓!桂斋怎么有蚯蚓?”

    路人看许小姐奇怪,桂斋怎么没蚯蚓?

    有人笑:“地龙来沾贵气,想化龙呢。”

    “或许许小姐书卷气重,地龙爬出来要沾点,地龙也是有灵的。”

    桂斋的蚯蚓都有灵了,一时成了美谈。伴随是许小姐大惊小怪。

    许馝馞不是大惊小怪!蚯蚓很恶心!

    蚯蚓能入药,想到吃蚯蚓,难受的要死!

    桂斋,丫鬟给每人一碗安神茶,不论有没有受惊吧。

    花园一向都收拾,偶尔有个虫,喊丫鬟小厮就收拾了。

    在花园读书,若是怕头上掉虫,一种是坐吊椅,一种单独搭棚挂帐,有浑不在意的。

    外边,许小姐很出名了。

    虽然没闹鬼面断肠花那样,因为没资本。

    想找乙状元包的小姐不少,春天,各种娱乐。

    尤其三月初三、还有牡丹宴。

    先说三月三吧,没有乙元芕怎么行?像做饭没放盐。

    所以许小姐不算奇怪,只是出了名。

    金小姐、金嫊,出个主意,领一群小姐,来找乙元芕。

    高节书铺快赶上清食斋,一些人坐这儿看看书看看热闹。

    溪月楼、有几家、都会推着车来,春光好,怎么都是极好的。

    金嫊年方二八,金眉玉面,大红的襦裙,比许馝馞要张扬,并不算嚣张。

    丫鬟心想,不嚣张都是没资本,有资本几个能忍?

    或者,真正有涵养、有几个?

    只有姜小姐、王小姐,谁不得佩服王小姐,才十二岁,祖父拜相,她就没个动静。

    所以,这来奔乙小姐,或姜小姐、王小姐,以前就有。

    可惜姜小姐还那么高冷,乙村姑最好欺负。

    金嫊、金眉,是眉间的花钿,极精致。

    金箔所制,缀翠羽,与衔珠金凤钗、的珠完美应和,于是一个长的一般打扮精美的小姐,在西市、看的人多。

    一位绿裙的小姐不耐烦:“乙小姐还不出来?”

    丫鬟也不耐烦:“小姐忙着。”

    绿小姐:“正好我们来给她帮忙。”

    丫鬟:“帮小姐挖蚯蚓?”

    Emmmmmmm明明说的不是这样的。

    有人打抱不平:“乙小姐要挖多少蚯蚓?”

    丫鬟:“大橙子说蚯蚓是人间美味,唉我们也不想深想,小姐要试,夫人也不管管。”

    惆怅。这比见到一条蚯蚓、胃里一阵难受。

    有人没见到做好的人间美味,也还罢了,觉得乙小姐挺能玩。

    村姑,玩的不是赏花吟诗,而是挖蚯蚓。

    丫鬟看着金小姐欣喜:“真帮我们小姐挖蚯蚓?不能说假话,也别想让丫鬟代劳,丫鬟有权力拒绝。小姐说做好了,正好请几位尝尝。好不好吃,得大家吃了才算。反正我们丫鬟都拒绝。”

    丫鬟拒绝、让金小姐去吃,欠打。

    绿小姐、几位脸色都变了。

    坚决不靠近吃蚯蚓的!

    反应大的掉头就走。

    金嫊不甘心:“做什么吃蚯蚓?”

    一片附和。没错乙小姐为何想不开,山珍海味多少她又不差银子。

    金嫊说:“我请她吃饭。”

    丫鬟:“不!还是小姐请你吃蚯蚓。蚯蚓是必须吃的。”

    金嫊有点吓着。

    丫鬟发威:“那灾荒的时候,哪里有蚯蚓吃?蚯蚓能入药,蚯蚓全身是宝,这偶尔吃一次,感受一下,到底多拒绝与无奈。对真正的好东西,总拒绝接受。”

    有人听明白,灾荒,易子而食,有蚯蚓肯定先吃。

    不过,乙状元包确定不是捉弄?

    或许,真收拾干净,吃也就吃了。

    胆大的坦荡的不在少数,反正乙小姐都吃。

    金嫊说丫鬟:“你为何不吃?”

    丫鬟倍儿挺直腰板:“我以前吃过。大家都知道,做的不好,山珍海味也难吃。”

    所以,还是该试试蚯蚓?

    长得难看的美食,大不了再倒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