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帝权争霸 > 第301章 韶华的计谋
    正如韶华所说的一样,他们可以拿着齐小白的儿子威胁齐小白,让齐国撤军。

    只要他们给了齐小白利益,齐小白肯定会为了自己的孩子着想,而且齐小白未必有楚怀王这么狠心,还有一点那就是齐小白就一个儿子。

    罗姬看着韶华说道:“你能想到如此之计谋,不愧能成为楚怀王身旁的一员虎将!”

    其实熊疑心中是不愿意继承这个王位的,毕竟他这个王位是这么多弟兄们鲜血换来的。

    事到如今,他熊疑不去继承,那就是辜负了楚怀王熊槐的好意,更是让楚怀王的儿子白白的牺牲了。

    所以他熊疑必须要继承这个君主的位置,而且还要牢牢的把控着楚国的权力,让楚国更上一层楼,这也对得起死去的义父楚怀王了。

    姜哀在一旁,跟随着熊疑,看着熊疑:“我们只要战胜了外戚联军,你就可以顺利登位了!”

    姜哀来之前,也研究了一下楚国的状况,楚国现在是外戚把控朝政,姜哀对付的就是外戚们的联军,只要打败了这个联军,熊疑能顺利的登上王位。

    而外戚们也没有什么外援,只有十五万大军,不过对于他们来讲,这足够了,毕竟熊疑从齐国带来的援军也只有二十万罢了。

    各大士族们观望,而楚国中央军却也处于观望,按理来讲,熊疑继位,这熊疑是理所当然的可以掌控中央军。

    如果熊疑能掌控中央军的话,那么这外戚势力就基本上是土鸡瓦狗,根本对付不了他熊疑。

    可惜楚国中央军,却也选择了作壁上观,中央军的掌控人,是楚国中央政权的上卿屈原与一些楚国大臣将领们把控。

    本来韶华是建议让熊疑掌控军权,屈原其实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们并没有完全掌控中央军。

    中央军还有别的大臣们,他们觉的如果这熊疑连外戚势力都解决不了,那么就不配做楚王,让熊当做楚国就可以了。

    其实中央军之所以选择中立,这也是外戚势力们的操作,他们知道自己无法掌控中央军,但是他们也不能让熊疑掌控,所以他们去贿赂中央军的那些上卿大臣们。

    这一送钱,这中央大臣们就好办了,不就是中立吗,这对于他们来讲他过简单了。

    而偏向熊疑的这些人,无奈只能接受中立,毕竟如果他们也和那些中立的人缠斗的话,这中央军的力量会大大的消弱。

    中央军必须要时刻保持着强大,这是楚国的立国根本,毕竟对外战争,还是平叛,这都得需要中央军,那些士族的士兵们是靠不住的。

    其实外戚势力们想贿赂中央军,得到中央军的支持,但是屈原这种正派的人,岂能低头?屈原不低头,那些士族大臣们,答应也没有什么用,毕竟中央军并非是一个人掌控。

    韶华也是不低头的,但奈何他没有回到领地,为了能活着只能先暂且投靠在了外戚势力这里。

    楚国即将爆发的这内战,无论打成什么样,都不会动摇楚国的根基。

    一般爆发内战,多多少少动摇根基,但楚国的这场战争不会,因为参战的双方,都不是楚国根基的力量。

    姜哀这是第二次率军出征,不过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上一次,姜哀虽然出征,但是没有经历过战争,只是观摩,但这次是他亲征率军统战。

    在外面她象征的是齐国的形象,齐国的力量……

    韶华给罗姬提出了挟持齐肥的办法后,就以回去休息为由,离开了,这一离开,郢都根本没有他这个人了。

    罗姬也没有去派军去找韶华,他觉的外戚势力的精兵强将多的是,没有必要非要重用这个韶华。

    即使重用了,这韶华也未必会出全力,可能会害了他们,毕竟韶华是熊疑派系的人。

    而罗姬把方法告诉了自己的父亲后,罗兴听到后看着自己的女儿:“这种办法,我早就相当了,只是齐肥不在郢都了!”

    罗姬一愣:“不在郢都了?”

    罗兴点了点头:“楚怀王在死之前,把齐肥转移到了巨阳!”

    巨阳是楚国中央军的驻扎地,也是屈原所呆的地方,楚怀王在临死前把齐肥交付给了屈原,让其带到巨阳去。

    这是熊槐留下的后招,他担心外戚势力拿齐肥威胁齐小白,最终让熊疑继位不了,所以他让屈原带着齐肥先到巨阳呆着。

    熊槐还是十分信任屈原的,如果不信任也不会把如此之重要的事情交付于屈原。

    如果屈原把齐肥交给了外戚势力,那么楚怀王布置的局,是基本上无用。

    当然这一系列的事情,都是熊槐想的后招,他最开始想法就是杀掉自己所有的儿子,让齐小白护送熊疑继位。

    毕竟他的儿子都死了,这熊疑就是第一顺位继承人了,虽然熊疑是他的义子,但熊疑是他兄长的儿子,也是楚国王室的血脉,有继位权。

    他本来担心的是他杀掉他所有的儿子,外戚势力会对熊疑找麻烦,到时候熊疑没有任何兵力,根本无法所以,但他根本没有想过他还有个儿子能活下来。

    这主要是没有想到齐小白会放走他的一个儿子‘熊当’。

    这让楚国发生了储君之争。

    “没有想到这熊槐算计的如此之多,我就是不明白,我是她的女人,还给她生了儿子,他为什么要把王位让给一个外人!”罗姬愤愤不平的说道。

    其实最不该愤愤不平的不该是罗姬,而是楚怀王嫡长子,按理来说他的嫡长子应该是最后继承权的,但是却死在了齐国。

    罗姬不懂,她只是觉的不公平,她想不明白,熊槐为什么要把位置让给外人,而不是让给自己的儿子。

    罗姬不懂,但是他的父亲罗兴知道,身为一个君王,他不能只为自己想,他要为楚国,为自己的家族想。

    如果罗兴在熊槐的那个位置上,罗兴觉的也许自己也能做到那个地步。

    “孩子不要想这些了,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在想也没有什么用,我们要想的是如何解决掉眼前的麻烦,如何打败齐国的姜哀,打败熊疑,让当儿顺利的继承王位!”罗兴对自己的女儿罗姬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