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女村长的贴身特种兵 > 第299章 村里没有快递点
    神木镇政府大院,会议室。

    气压很低,葬改办主任兼队长袁德涛面对领导的发飙,一直默不作声,因为无话可说。

    现在整个网络都在流传着神木镇葬改队挖坟的视频,引起强烈的反响,舆论是一边倒地支持梁庄那些刁民。

    “袁主任,你怎么不说话?出了事情,一声不吭就能解决问题吗?”镇委书记扬中宝大发雷霆。

    袁德涛悲催地道:“扬书记,这事……我确实是不知情,是副队长商颖志自作主张。”

    “商颖志呢?”

    “他住院了。”

    “这件事已经惊动上头了,县里和市里都要求严办,你是葬改办的负责人,你说怎么办吧?”

    袁德涛现在只能弃车保帅了,说道:“商颖志违反规定,粗暴执行公务,已经不适合待在葬改办了。我会做好公关,对外就称他们是合同工,绝对不给神木镇的班子抹黑。”

    柯优淡淡地道:“单单开除还是不够的。商颖志的行为已经涉及违法了,如今社会反应如此激烈,为了不进一步激化矛盾。我建议,将商颖志移交司法,然后再给神木镇被毁坏坟墓的家属一定的赔偿。”

    扬中宝微微颔首:“嗯,我赞同柯副乡长的建议。”

    镇委书记都赞同了,其他与会成员自然没有异议。

    顿了顿,扬中宝又道:“这次的事件是个教训,各个部门都要引起重视,看看我身后的标语,都认识字吧?为人民服务!身为公职人员,是为人民群众排忧解难的,不是让你们给人民群众制造更多问题的。尔食尔禄,民脂民膏,你们都是老百姓养着的,你们吃人家的穿人家的,却不给人办事,这他妈叫耍流氓!”

    众人听到镇委书记都爆粗口了,可见是真的动怒了。

    能不动怒吗?

    他是神木镇的一把手,底下出了任何问题,上头第一个找的就是他,他也是刚刚被骂得狗血淋头才回来的。

    柯优喝了口茶,说道:“商颖志事件影响广泛,我建议葬改暂时停止一切工作,这个问题现在变得十分敏感,我们不能站在人民群众的对立面,引起更大的风波。”

    扬中宝点了点头,表示支持柯优的意见。

    袁德涛对柯优的意见很不满,但谁叫他这么倒霉,摊上商颖志这个SB下属,没被撤职已经不错了,还敢在说什么?

    素来都是下属替领导顶包,他倒好,妈的,要给属下顶包。

    ……

    向天歌加紧生产花茶,整个茶坊忙得热火朝天。

    江忆梅管理的网店,订单越来越多,于是产生一个巨大的问题,村里没有快递。

    之前的订单,都是向天歌把产品带到镇上的快递公司。

    不过随着网上销量越多,这个方法显然不适合了,向天歌总不能每天都往镇上跑一趟,而且他也不是每天都在村里。

    他是茶坊的老板,每天跑快递也不像话。

    是时候成立一个快递点了,向天歌决定去跟舒清雅商量一下。

    走到路上,就见马龙背着马四爷从村诊所出来,钻入马鹿的车,呼啸而去。

    “什么情况?”向天歌走进村诊所问道。

    “中风了。”秦雪出来说道,幽然叹息一声。

    秦寿不以为然地道:“昨天听说葬改队来挖坟,他一听就厥过去了,送到我这儿虽然救醒了,但已经半身不遂,打了一夜的点滴,没有好转,就送医院去了。”

    向天歌想想马四爷的年纪,不到六十,现在中风确实早了一点。

    不过中风也好,省得他瞎折腾,给他捣乱,破坏村委会的工作。

    “天歌,你这是要去哪儿?”秦雪问道。

    “我去村大队,找舒支书商量一下成立快递点的事。”

    秦雪惊喜地道:“村里要有快递点了吗?”

    村里的青壮年差不多都除外打工去了,剩下的都是一个老弱妇孺,平常没有什么网购的习惯,倒不需要快递。

    但是秦雪不同,年轻漂亮,经常会从网上买衣服,所以老早就盼望着村里能有一个快递点,否则她每次都要去镇上去取货。

    虽说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但一来一回却也挺麻烦的。

    所以听说向天歌要成立快递点,表现得十分兴奋,问道:“这个快递点要成立在哪儿呀?”

    “这个还不清楚,看看谁家有这个意愿,村委会会全力支持的。小雪,要不你试试?”

    秦雪还没说话,秦寿就拒绝了:“村里有几个人用得上快递的?这不得亏血本?”

    “不一定会亏的,据我所知,咱们周边几个村子都没有快递点,只要成立一个快递点,就能服务周边的村子,你能保证这些村子都没人寄快递吗?”

    “那能挣几个钱?”秦寿嗤之以鼻。

    向天歌知道村民大多顽固不化,他们还是小民思维,目光短浅,看不到巨大的商机,所以也不去怪他们。

    他们如果都有眼光,还要村委会领导干嘛?

    来到村大队,远远地就听见村委会办公室传来声音,好像有好几个人。

    “都在呢,也省得我去找你们了。”向天歌看着办公室众人,舒清雅、梁静、刘麻子、秦二公、田大娘都在。

    向天歌不由疑惑:“出什么事了?”秦二公和田大娘不是村两委的人,出现在这儿必然是有缘故,估计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舒清雅小声地道:“侯会计……疯了。”

    “真的假的?”向天歌望向秦二公和田大娘,他们都是秦晴的娘家人,现在秦晴和侯吉利还没离婚,所以也算是侯吉利的外戚了。

    秦二公叹了口气:“昨天得知***坟被挖了之后,他整个人都不对劲儿了,口里念着什么风水之类的。据说昨晚睡觉的时候,梦见他妈过来找他,今天一早就跑到他妈坟上嚎啕大哭,是我把他给劝下山的。”

    “现在情况怎么样?”

    刘麻子道:“我和梁主任刚去看过,他把自己当成了村主任,对我们吆五喝六的,估计是魔怔了。”

    向天歌两道剑眉微微一拧,他没料到侯吉利的心理素质竟会如此脆弱。

    这孙子一心想借风水压过向天歌一头,才会和马四爷一起安排葬改队来拆向天歌家的坟,结果自己家的坟被撬开了。

    这对一个深信风水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他本来就认为自家的风水很差,如今***坟被毁,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见他妈来找他,恐惧忧虑之下,精神都不正常了。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