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女村长的贴身特种兵 > 第196章 包装设计
    曲龄已经约好了地点和时间,向天歌开着小货车到了宁州,然后前往芙蓉大酒店。

    芙蓉大酒店是鱼羊食膳旗下的一家酒店,上次给曹神医和曹嫣然送别的时候,曲鹤松就在这儿摆了宴席。

    向天歌问了前台,然后大堂经理亲自带着他到曲龄预订的VIP包房。

    曲龄早已等候多时,旁边还有一个中年男子,戴着一副眼镜,人看着挺斯文的,衣冠楚楚。

    “天歌,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过的洪总。”曲龄介绍。

    向天歌跟洪总象征性地握了下手,洪总又给他递了一张名片。

    洪清波,向天歌一看这个名字,估计这家伙五行缺水,三个字全部都是三点水旁。

    “向总,我听曲总说,您的生意做得挺大呀!”

    向天歌知道这是要开始商业互捧了,笑道:“就是乡村企业,跟你们这些大老板比,我只是小打小闹。”

    “欸,向总,您这就谦虚了,瞧您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魄力,我实在是佩服得很哪。我在像您这么大的年纪,还不知道自己要干嘛呢。”洪清波说着自己就先笑了起来。

    酒菜陆续上来,三人喝了几杯,相互奉承几句,然后步入正题。

    “向总,您的茶工厂现在的产量是多少?需要多少包装?”

    “这个茶坊是刚开始的,现在产量不多,平均来算,一天不到十斤。”

    洪清波微微皱起眉头,这单子未免太小了吧?一天十斤,一个月能做多少包装?但他长期和鱼羊食膳合作,向天歌既是曲龄介绍的人,他也不便驳他的面子。

    曲龄也看出洪清波的为难,笑道:“洪总,天歌现在企业才刚起步,以后加大投入生产,就不止这个量了。”

    洪清波笑道:“当然,我们还是要保持长远的发展观。不知道向总是准备把货运到我们公司,让我们公司给你们包装。还是准备自己包装?”

    向天歌问道:“自己包装怎么包装?”

    “就是我们帮你设计好了包装罐和包装袋,帮你们做出来,然后你们买了机器,自己装灌和装袋,自己填充,自己封口。”

    “那我还是自己包装吧。”

    向天歌想到生产的花茶,都要经过他的灵气晕染,灵气在花茶上容易挥发,所以即时性很重要。如果送到洪清波的公司,不说他会不会马上帮自己包装,就说在运输的途中,灵气也会挥发走一半。

    这么一来,花茶的功效就不强了。

    自己包装的话,随时施展灵气,随时就能包装,能把灵气完全封在包装罐和包装袋里。就算身为死物的花茶,没了生命力,吸收灵气缓慢,但长期在一个密封的条件下,灵气也能渐渐熏染它。

    听到向天歌的话,洪清波也松了口气,因为向天歌的产量太小,而茶产品包装罐和包装袋都比较小,他们挣不了几个钱,如果还要让他们帮忙着包装,基本等同于白给向天歌帮忙。

    如果向天歌执意如此,看在曲龄的面上,他也不能拒绝。

    好在向天歌还算通情达理,没有给他为难。

    洪清波举起酒杯:“向总,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

    向天歌跟他碰了碰杯,又跟洪清波大抵说了包装罐和包装袋的设计方案,他有一整套自己的思想,甚至就连自己设计的草图都拿出来了。

    洪清波目瞪口呆,他自己是当老总,设计都是底下的设计师做的,所以向天歌的匠心独运,他也没有办法理解,但却由衷地对向天歌产生佩服。

    “向总以前学过设计?”

    向天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嗨,自己瞎琢磨的,也不知道行不行,您拿回去给专业人士做个参考吧。”

    “行,等到小样出来的时候,我发给您看。”

    事情就这么顺利地谈妥了,因为有曲龄牵线,其间倒也没有什么波折。

    曲龄让人送洪清波先回去,然后又让人换了一个小休息室,沏了一壶上等的大红袍,和向天歌坐着慢慢说话。

    “龄姐,现在已经六月份了,蓝色会馆的业绩报表已经送上去了吧?”

    曲龄微微颔首:“嗯,这个季度业绩,蓝色会馆总体是盈利的,但最后一个月亏损了一些。这还多亏了你,你这么一捣乱,我听慧茹姐说,陈沉都快被逼疯了。”

    “那你集团总裁的位置,陈沉算是拿不走了吗?”

    “我爸辞去了董事长的职位,陈三泰做了董事长,董事会自然是有考量的。毕竟陈家不是鱼羊食膳的元老,他们是融资的时候加入集团的,所以董事会的几个元老,都不希望陈家做大。有一个董事长就够了,如果再加一个集团总裁,这对集团会很危险。我爸卸任的时候,就跟集团的老哥们儿谈过了,加上陈沉这一次交出的成绩并不是特别让人满意,所以集团总裁还是继续由我担任。”

    “这样一来,我和陈沉未来还要继续战斗了。”向天歌双目隐隐透着冷光,手指轻轻地敲击茶几。

    陈沉没有当上集团总裁,那么他很有可能会继续留在蓝色会馆。

    宋嫂鱼羹也要重新开张,势必成为蓝色会馆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以他现在和陈沉的关系,未来的竞争一点会很激烈。

    曲龄听了向天歌的话,不由考虑到他的处境,相对蓝色会馆,宋嫂鱼羹的规模和实力还是比较小的,更何况蓝色会馆还有鱼羊食膳在做后盾。

    但她身为鱼羊食膳的总裁,也不便直接给向天歌出谋划策,说道:“慧茹姐已经递交了辞呈,我听说你请了她过去帮你?”

    “是的。”

    “慧茹姐是个人才,特别是对市场有着超强的敏锐度。只是当初我把她放在陈沉的身边,陈沉因为她是我的人,对她多番提防和打压,让她没有用武之地。如果你能善加利用,她必然能帮你把宋嫂鱼羹壮大。”

    “嗯,宋嫂鱼羹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排档,如果想要做大,必须要有专业的人才。”

    说着曲龄的手机响了几下,她拿起手机接听,神色越来越凝重。

    等到她挂了电话,向天歌问道:“龄姐,是出什么事了吗?”

    “蔡五福不见了。”

    “他不是在医院吗?”

    “是,因为我爸对他心存愧疚,让我派人去照顾他,可他一直不肯配合治疗。现在病情越来越严重,我们给他请了国内外的肿瘤专家,都没有任何的办法。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可能跑出医院呢?”

    向天歌眼眶微微眯了一下:“或许……是有人接应他出院。”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