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女村长的贴身特种兵 > 第125章 上面还是下面?
    把车开到花站,停在外头的停车场,向天歌拎着半篓茉莉花走了进去。

    到了中午,交易大厅的人并不很多,向天歌一眼看到一抹熟悉的背影,手里艰难地提着一筐茉莉花。

    “小雪。”向天歌走了过去。

    秦雪一喜:“天歌,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卖花。”

    秦雪看了一眼他的花篓:“怎么就这么点儿?”

    “我们家总共才半亩花田,能采多少?”

    “半亩花田也不少了,等到天气再热一点,就怕你采都采不过来。你要知道,花一旦全开了,就卖不出价钱了。所以你要赶在花开之前,把花骨朵给摘下来,一天都不能废,否则第二天它们就全开了。”

    向天歌家里也种花,自然明白这个道理,看着秦雪提的一筐茉莉花,也挺累的,伸手把它接了过来。

    秦雪说了一声谢谢。

    向天歌微微一笑:“客气什么,这么多年同学。”虽然他很看不上秦雪她爸秦寿,但对秦雪还是保持着深厚的同学情谊。

    两人排到一个队伍后面,等了一会儿,轮到他们,向天歌先把秦雪的茉莉花拿给一个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伸手翻了一下,抓了一把撒在一只笸箩上面检查,因为茉莉花各个阶段的价钱都不一样。最贵的是含苞待放的那种,也就是俗称的花骨朵,只有这种才是上品,如果没到这个程度,就是次品。这从大小和花色就能判断出来,茉莉花刚发出来的时候,个头肯定是小的,不够饱满,而且花色偏黄,只有临近开放的时刻,它才是白的。

    如果是已经开放的茉莉花,基本是不值钱的,就连次品都算不上,非要说的话,可能属于残品。

    有些花农会在上品之中掺杂一些次品,所以工作人员必须仔细检查,残品是掺杂不了的,因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嗯,成色不错。”工作人员对秦雪的茉莉花表示满意。

    秦雪问道:“现在一斤是多少钱?”

    “十二块。”

    “啊,去年这个时候一斤十八块呢。”这个价格显然对秦雪有些意外。

    “一年一个价,今年行情不好。卖不卖?”

    整个神木镇只有一家花站,不卖又能怎样?秦雪只有无奈地点头。然后工作人员把花拿去过秤,给她一张单据,让她到一个窗口去拿钱。

    接下来轮到向天歌,工作人员从他花篓抓了一把,挑出两颗嫩黄的花苞:“这还没发育完全呢,就给摘下来了,多糟践哪!”

    向天歌估计他家老头眼神不好,因为蓓蕾期的茉莉花苞在阳光下,是很难判断它在什么阶段的,因为阳光一照,看过去都是一片白,一些嫩黄的花苞,若不仔细,根本分辨不了。

    不过向天歌也懒得跟工作人员解释:“就这样的,能卖什么价格?”

    “要么你把这些黄的给挑出来,不然我只能算你八块一斤。”

    “行吧,称一下。”

    工作人员一愣,没料到对方这么爽快,他以为对方会跟他讨价还价的呢。

    过了秤,一共一斤半,向天歌拿着单据去换了十二块钱。

    秦雪卖了一百多块,数了下钱,望向向天歌:“中午呢,你吃过了吗?”

    “没呢。”

    “我请你吃面吧?”

    “我想吃麻辣烫。”

    秦雪白皙的容颜瞬间飘起一抹红晕,娇羞地给他一记白眼:“烦人,不理你了。”读书的时候,就爱捉弄她,一点没变,看来这家伙在里面蹲了六年也没好好接受教育。

    向天歌笑了笑,随着秦雪一起出了花站,请她上车。

    过了一会儿,到了一家面馆,要了两碗手打面。

    两人一边吃着一边聊着,又感慨了一下时光,两人是一起长大的,又一起读书,自然有很多可以聊的话题。

    “天歌,你打算一直留在村里吗?”村里像向天歌这样的年纪,很少留在村里的,基本都选择出去打工,虽然打工很苦,但至少不会比干农活苦,而且挣得也比较多。

    “留在村里有什么不好的?在村里也是可以创业的。”

    秦雪想到向天歌开了一个养鱼场,问道:“你那养鱼场挣钱吗?”

    “不挣钱开它干嘛?除了养鱼场,以后我还想搞一点别的。”

    “养鱼场才开多久,你又想别的,一个人忙得过来吗?”

    “忙不过来可以请人呀。我想在村里开个花茶作坊,你觉得可行吗?”

    “咱们这儿是产茶区,做茶的人很多,竞争应该很大的吧?”

    向天歌想了想,说道:“没错,竞争确实很大,但也只是在本地竞争而已,如果咱们的产品远销到外地,甚至国外,这种竞争也就没有了。”

    秦雪不由咋舌,她觉得向天歌想的有些远了,八字还没一撇呢,就想到把生意做到国外去了。

    她从来就没见过,哪个农村企业能够做到国外去的。

    不过向天歌身上透出的那股自信,倒也让她暗暗倾心。

    吃完,向天歌又开车和秦雪一起回村,把她送到村诊所门口。

    正好就被秦寿撞个正着,秦寿依旧对向天歌没什么好脸色,毕竟向天歌的出现,对他威胁很大。

    上次向天歌治好了林葵商陆中毒之后,村民对他的医术评价很高,之后京城的曹神医过来,又叫向天歌一声师叔,这在村里都传遍了,直接威胁到秦寿在村里医学一把手的位置。

    甚至有些村民现在生病都不来诊所,而是直接找向天歌,关键是向天歌看病不收钱,这绝对是在扰乱市场,这是要砸了他的饭碗啊!

    所以秦寿对他能有好脸色吗?

    “小雪,你怎么跟这小子混一块儿?他可是杀人犯。他没欺负你吧?”秦寿拉着秦雪,怨恨而又忌惮地看着向天歌。

    秦雪尴尬地道:“爸,你别胡说,我跟天歌是同学,他怎么会欺负我呢?”

    “同学又怎样?那也是杀人犯!”

    “爸,你别说了,进去吧!”

    秦寿一口一个杀人犯,秦雪怕向天歌难堪,推着她爸往里走去。

    看在秦雪的面上,向天歌也不便跟秦寿一般见识,只是感叹秦雪这么好的一姑娘,竟然有秦寿这样的爸,这也是白瞎了。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