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女村长的贴身特种兵 > 第23章 天生的管家婆
    躺在酒店房间,向天歌先给白芳菲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晚上不回去。

    然后又从刚刚到头的一百万里,抽出一半,分成两份,分别发到两个账户。

    他有两个要好的战友,一个牺牲,一个失踪,这些年他但凡手里有一点钱,都会打给他们的家属。

    次日他一早就起来了,他的军人,作息时间比较规律,但张灵犀没起,这货睡到快要退房的时候才起来。

    向天歌和她在县里吃了午饭,再把她送回神木镇,接着向天歌取了五万现金出来,到车站里坐车回到梁庄。

    梁庄在神木镇算是一个大村,但因当地基础建设比较落后,没有直达的公交车,他做的是顺风的长途汽车,到了梁庄村口下车。

    迎面看着刘麻子赶着水牛回来,向天歌给他递了根烟,说道:“叔,待会儿到家里来拿钱,记得把欠条带上。”

    刘麻子以为自己听错了:“你没骗我吧?”上次向天歌定了一个星期的期限,他就觉得不可能,现在一个星期没到,他就能还得上钱了?

    又确认似的问了一句:“就还我一个,还是连其他人一起还?”上次到向家去讨债,他是带头的,如果单还他一个,又怕别人会说闲话。

    向天歌笑道:“都还,把人都叫上吧。”

    “天歌,家里的账目你搞清楚了没有?你家差不多还欠了三万呢。”

    “叔,我既然这么说了,自然就还得上。”

    刘麻子有些难以置信,向家的二崽子走了什么狗屎运了,才刚回来,哪儿弄那么多钱?

    对于年收入只有一两万的普通农民来说,向天歌来钱的速度实在让人震惊。

    向天歌回到家里,白芳菲正在拨着茶心,当地产茶,向家是外来的,所以没分到茶地。这些茶都是别人家的,采下来,经过一道工序,就是把茶叶拨去,取出茶心。

    所谓茶心就是茶针,价格要比茶叶贵上十几二十倍。

    有些茶农忙不过来,就会请人帮忙。

    看到向天歌回来,白芳菲慌忙站了起来,打着手语问道:“吃了没?”

    “吃了。”

    “人参卖了吗?”白芳菲一脸期盼地看他。

    向天歌把五万块现金往桌上一摆,白芳菲像是疯了似的扑了过去,见到人民币像是见到亲人似的。

    正当白芳菲高兴的时候,向天歌又淡淡地说了一句:“账户还有四十五万。”

    但是白芳菲没有反应,因为她是聋哑人,听不见向天歌的声音,只能靠读唇来分辨对方在说什么,现在她眼里只有人民币,丝毫没有注意向天歌说话。

    向天歌想想也就罢了,见到五万块钱就疯成这样,要是告诉她还有四十五万,说不定她真就疯了。

    白芳菲抱着五万块钱,又在一张一张地数,一遍又一遍地数。

    向天歌颇为无奈。

    过了一会儿,就见刘麻子带着几个债主过来,白芳菲神色有些委屈,这些钱她还没摸够呢。

    不过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何况当初村民借钱是给她救命的,尽管爱财,她也不能说什么,反而心头还要存一份感激。

    几个债主本来以为刘麻子说的是假话,但看到白芳菲手里的钱,才知刘麻子没有撒谎,个个露出惊讶的神色。

    向天歌先让大伙儿坐下,又让白芳菲去拿账簿出来。

    白芳菲手里还拿着一只算盘,因为是要算利息的,噼里啪啦地打着算珠,手法还挺娴熟,一看就是当管家婆的料。

    “天歌,就这几天,你从哪儿凑这么多钱出来?”一个债主说出众人的疑惑。

    向天歌笑道:“这不过是小钱而已,以后我会有更多的钱。”

    “哥儿一看就是一个有本事的人,以后一定能有出息。”一个拿了钱的妇女奉承道。

    另外一个妇女跟风奉承:“是呀,向先生家里教出的孩子,当然不是我们普通人家的孩子可比的。哥儿,有对象了没?”

    “呃,张婶,您不会想给我拉皮条吧?”

    张婶啐了一口:“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呢,这叫牵红线。”

    “一个道理,只是一个短期一个长期的分别。”

    张婶一想,好像这话也没毛病,也不跟他分辨,眯着笑眼说道:“我瞧北庄的大虎妞不错,要不婶给你去说说?”

    向天歌吓了一跳,忙道:“婶,使不得,大虎妞太贵重了,我怕消受不起。”

    “不贵不贵,婶去给你说说,保证能把彩礼压一半下来。”

    “不是贵的问题,主要是重啊!”

    “啥意思呀?”

    “昨儿我刚见过大虎妞,好家伙,她那两扇腚儿能把人坐死。”向天歌心有余悸地说,小的时候见到大虎妞,就觉得她长大以后一定是条汉子,果不其然,六年不见,大虎妞的身高和体型,都已经能与村里的成年男子一较高下了。

    张婶笑着给他一记白眼:“傻孩子,这样才好生养,你现在还小,不懂。”

    正当张婶在给向天歌说对象的时候,白芳菲忽然停了下来,看了一眼张婶,虽然脸上没表现出什么,但心里还是有些不高兴了,大虎妞那种粗蠢娘们儿哪里配得上他们家天歌,张婶就好乱点鸳鸯谱。

    翻开账簿,先把张婶的账目找了出来,算上利息,一共一千二百八十六块,算得清清楚楚,交给张婶。

    张婶拿钱之后,又对向天歌说:“天歌,要不我跟大虎妞她妈说说?”

    “婶,你别闹了,我还小,暂时没有这一方面的打算。”

    “行吧,以后要是看中哪个姑娘,就跟婶说,也让婶挣你一份媒婆钱。”张婶把钱塞进腰包,喜滋滋地离去。

    债主陆续地来,陆续地去,送走一拨又一拨,村里开始陆续地传开,毕竟向天歌来钱太快,这在村里很容易变成别人的谈资。

    王有财请了工人,正在修葺他被烧毁的后院,听见村民议论,心里疑惑不已,这小子哪来的神通,短短几天时间,真的就能把债给还清了?

    他虽然是村里的大户,但挣钱也没这么快,能有今天的成果,也经过二十几年的拼搏。

    这小子凭什么?

    “柱子,你帮我看着点儿工人,我去一趟侯会计家里。”王有财跟王大柱说一声,就朝侯吉利家里走去。

    他还等着向家还不上钱的时候,要被村民逐出梁庄,这个时候他就像救星一样出现,让向家拿白芳菲来换,看来计划又泡汤了。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