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女村长的贴身特种兵 > 第3章 鬼山采药
    “一个星期你真的能还了王有财的钱?”白芳菲打着手语询问,王有财三番五次过来纠缠,她也希望能够尽快把他的钱还了,但一个星期的期限,让她有些怀疑向天歌的能力。

    向天歌自信满满地道:“放心好了,包在我身上。”

    虽然白芳菲还是将信将疑,毕竟一万二对于农村来说,不是一笔小的数目,但向天歌已经打了包票,她也不再说什么,问道:“你饿不饿?”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儿饿了。”

    “我给你下饺子好不好?”

    “呃……”嫂子给他下饺子,居心何在?

    见他没有反对,白芳菲已经扭着细腰到了厨房,开始忙活起来。

    向天歌掏出一根香烟,坐在门槛抽了起来,一个星期要还一万二,他必须要想一条来钱的捷径,否则按照村里的经济水平,很难办得到。

    这个时候,就见他爸向二山荷着锄头远远走来。

    “老头,上哪儿搞野炮去了?儿子回来也不知道迎接一下,是不是亲生的?”

    向二山瞪他一眼:“老子要知道你小子长大后会惹那么多乱子,当初就该把你射到墙上去。”

    向天歌嘿嘿一笑,丢了一根香烟给他,指了指厨房的方向:“里面那位怎么回事儿?”

    “给你哥娶的媳妇儿。”

    “真的假的?老头,你也不是那么迷信的人,怎么还操办起冥婚了呢?”

    向二山叹了口气:“是捡回来的。这孩子可怜,倒在咱们家门口的时候,昏迷不醒,像是中了什么剧毒,是我把她送到医院把她给救起来的。可她完全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儿,连自己家住哪儿都不知道,又没有身份证,我只能把她带回家里。但你也知道咱们村里的习气,我带个年轻姑娘回家,难免让人闲言闲语,所以就帮你哥把她娶了,好歹名正言顺,算是咱们老向家的人了。”

    很快,白芳菲就把饺子端了上来。

    向二山又拿了一瓶廉价的白酒出来,和向天歌喝了一回。

    接着,向天歌找来薅锄和柴刀,背着一只竹篓出门。

    向二山问道:“你去哪儿呀?”

    “挖宝去。”向天歌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门口的山路往上走去。

    ……

    半个小时左右,到了梁山人人忌讳的鬼山,据说这儿以前是个乱葬岗,现在偶尔还能看见一两根白骨,加上老一辈人绘声绘色地渲染恐怖气息,没几个人敢上鬼山。

    但是向天歌天生胆大,从小就在鬼山溜达,因为人迹罕至,这儿野味很多,他每每上鬼山都有收获。

    不过这一次他却不是为了打野味,而是为了草药而来。

    小的时候没有学过医术,不懂得山上的一些植物都有药用价值,只当普通的草木,现在才知道鬼山是个天然的宝库。

    一会儿的工夫,他就挖了一些丹参和三七,这在草药之中还算比较贵的。

    沿路采药,两个小时不到,竹篓已经被塞满了。

    正要下山,就听附近草丛传来哎哟一声,迅速赶了过去,看到一弯清澈的背影,这不正是之前差点被郝大根强bao的舒清雅吗?

    但见舒清雅神色痛苦,他又不由走近一些,看到一条竹叶青正从她的脚边游走。

    手中的柴刀飞了出去,直接把蛇头砍了下来。

    然后回头望向舒清雅,问道:“是不是被咬到了?”

    舒清雅轻轻点头,秀眉微蹙。

    向天歌看了一眼,知道她受伤的部位是在右脚踝,蹲到她面前,随手把她右脚抓了过来。

    舒清雅忽然想到什么,大惊失色:“你……你别碰我……”之前秦晴告诉过她,这家伙六年前是杀人犯,秦晴自然是渲染了一番,说的好像她亲眼看到向天歌杀人似的,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咬你的蛇有毒,必须马上急救。”

    “我……我不用你救。”舒清雅挣扎地把脚收了回来。

    “你确定?”

    舒清雅撑着身体,一瘸一拐地走开,现在她对向天歌充满了恐惧,毕竟是在荒郊野外,万一这家伙要对她做点什么,她根本就无力反抗。

    向天歌从未见过这么倔强的女孩儿,淡淡地道:“别怪我没提醒你,竹叶青的毒性是血循毒,毒素会随着你血液的循环遍布全身,你走得越急,毒素游走得越快。咱们不妨打个赌,你如果能够活着走下山,我输你两块钱怎么样?”

    舒清雅懊恼不已,两块钱,她的命就这么不值钱?

    渐渐的,她就感觉伤口传来一阵灼烧的感觉,接着右脚似乎开始抽筋,一个不稳,又重重地跌倒在地。

    向天歌施施然地走到她跟前,又慢条斯理地点上一根香烟,像是看戏似的看着她:“如果你现在求我,或许我可以帮你治疗。”

    “哼,我死都不会求你的!”

    向天歌不由竖起一根拇指:“有志气!”然后转身而去。

    舒清雅没想到这家伙说走就走,眼见天就快黑了,她还被毒蛇咬伤了,他就真的把她一个人扔在深山老林之中?

    这算什么男人?

    急忙叫道:“喂,你去哪儿?”

    “下山找个棺材铺,给你订一副棺材。”

    “你……”舒清雅眼见他越走越远,而且她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应该是蛇毒开始发作了,心中焦急不已,叫道,“给我回来!”

    “求我?”

    舒清雅默不作声,心里愤恨不已,但是性命攸关,她也不得不对这家伙妥协,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向天歌知道她的蛇毒不便再拖,所以见她点头,也不继续戏弄她,疾步走了过去,抓起她的玉足,直接把嘴凑了过去。

    舒清雅又是一惊:“你……你干嘛?”

    “这种事情晚上再说。”向天歌吐出一口毒血,又继续给她吸血。

    舒清雅双颊嫣红,果然是臭流氓,这个时候还要占她便宜。

    吸了毒血,向天歌一脸嫌弃:“舒小姐,有空洗个脚好吗?”

    舒清雅大窘:“你……你撒手!”她每天都有洗脚的好吗?而且……她的脚很少出汗,哪里会有味道?

    向天歌松开了她的玉足,又从竹篓里找出了一株重台草,放到嘴里嚼碎,再把药泥敷在舒清雅的伤口,一只手按在上面,丹田一动,一股灵气涌了出来,贯穿手臂,从掌心吐出,缓缓地浸润药泥。

    这一股灵气来自他修炼的一门功法,名曰神农诀,乃是天宗三十六诀之一,产生的灵气有着无穷妙用,其中一项就是可以增强药效。

    向天歌是天宗老祖的关门弟子,虽然跟随师父的时间不长,但神农诀已经突破第二重境界,重台草本来就是治蛇毒的良药,经过他的灵气浸染,就不是常药可比的了。

    舒清雅看不到神农诀的灵气,但感觉伤口传来清清凉凉的感觉,没有刚才那么痛了,而且还有一些舒适的感觉,心里又惊又喜,问道:“你是医生?”

    “算是吧。”

    “你采这么多草药干嘛?”

    “家里欠了钱,采点儿草药去卖。”向天歌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一丛箬竹扯了几片叶子下来,包在药泥上面,捻了几根草茎绑在上面,做了一个简单的包扎。

    向家的情况,舒清雅也听说了一些,知道挺不容易的,看在向天歌两次救她的份上,她就不跟他计较对他耍流氓的事,说道:“你如果找不到买家,我可以帮你。我有一个朋友,家里就是开药铺的。”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