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大魔王的网游日常 > 第265章 大家都到门口去迎他们
“清场开始。”步懒声音洪亮的对着聊天室里的众人喊道。

从她的声音可以看出她此时特别的有自信。

随着步懒的一声令下,暗狱魔宫帮会全体总动员开启了对银松雪原的清场模式。与他们联盟的一些帮会也加入到了其中,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传送到了银松雪原,开启了他们的征尘。

步懒的队伍里只有步楼他们几个,随后又加了几个人,加满一组,也开始一路清扫。

只要是进入到他们视线里的鬼头,通通清扫光,如果遇到不是同盟的CY国的帮会,全都开帮会战招呼。

即便那些没有帮会的玩家,他们也让其他国家的同盟帮会成员来伺候。

总之,就是清场,没商量。

再加上门口有两对人马在守门,银松雪原渐渐的被暗狱魔宫包场了,没有人敢再踏入一步。

一旦有人传送到银松雪原,就会被守在门口的那对人给击杀回城。

他们帮会早就说了清场的,要是谁不知趣想要找死的话,那也怪不得他们,不是吗?

在清场的过程当中,步懒开着七月的雪这个号,横从直撞冲在最前面,见到可杀的玩家就一个天雷招呼过去。

七月的雪如今换了武器,攻击力比起以前来已经翻了好几倍。

他的一招天雷咒,落到谁身上谁都抗不住,简直就是太猛了。

90级以下的玩家基本都被一招给秒了,90以上的号勉强能够抗过一击,但也离死不远了。

步懒借助七月的雪这个法师号把她这几天的不愉快全都发泄了出来。今天让自己痛痛快快的爽一把!明天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她也不可能永远都靠别人,她要让自己真正的变得强大起来。

她的脑海里努力的回想着夕风的一些话,比如说,遇到这样的局面,夕风会说什么,会让她如何做。是朝左边还是朝右边。

要怎么预判敌人的走向等等。

她把以前夕风说过,自己当时并没有怎么记在心里的一些话捡了起来,重新的记在心里。

夕风当初就很看好她,说她有天赋,她当初也这么觉得。

可是,自打夕风不在了,她就好像失去了这样的天赋。

而如今才明白,她的有些东西其实一直都在的,只是她没有用好,她对自己没有信心罢了!

如今,拾起了信心,她才发现,其实,夕风以前说的那些真的很简单。

她以前可以轻易的做到,如今照样可以。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笨人,她可以把夕风以前所要求的展现出来,并且表现得很完美。如今也可以把那些变成真正的属于自己的东西,与自己融为一体,信手拈来。

加油吧!步懒,你可以的。

100级的法师玩起来就是威风,步懒如今在银松雪原哪怕是整个游戏都可以横着走。

“你们几个大概还要多少天才能到一百级?”敌方阵营的聊天室里有人坐不住了。

不用说大家也知道,他是在问那几个正在冲级的大佬。

他们只要把等级冲上去了,才会有与七月的雪抗衡的资本。

如今等级不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人家嚣张,却又无可奈何。

“大概还要一周时间。”荣耀巅峰苦哈哈的说道:“马蛋,这两个家伙怎么升的,居然能够这么快?我们几个这么长时间日夜不停的冲级,也还差不少经验才到一百级。”

“他们升级的速度的确很变态,我们也觉得有问题,上次还去论坛上举报过他们,客服说他们的账号没有问题,真是见鬼了。”有人道。

“看着他们在银松雪原嚣张,我心里堵的慌。”声势浩大咬了咬牙:“老子早晚灭了他们,把他们打出服。”

“你们说这两个账号不会是游戏公司的内部账号吧!是他们的内部人员在玩。”有人道。

“这几天的论坛你没看吗?懒懒大魔王不仅是X大的学生,还是一个超级大美人。”

“她也算得上是这游戏最强辅助了,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玩其他的角色。”

“我总觉得她这个号不止是一个人在玩。”

“这不是废话嘛!一天二十四小时在线的账号,哪个不是两个或者三个人在玩。”

“说得也是。”

“对了,我们要不要组织去银松雪原?他们包场了,我们去干翻他们。虽然说那个七月的雪100级了不好惹,可他只有一个人,他没办法同时杀我们这么多人。我们完全可以杀其他人。”

“没错,我们怎么能让他们如此嚣张呢?怎么说也要去给他们添添乱,灭灭他们的气焰吧!”

经大家一合计,都觉得这种情况下,怎么能够让暗狱魔宫那帮人出风头呢?他们要是什么都不做的话,别人还会以为他们是怕了暗狱魔宫。

他们这段时间可是从暗狱魔宫的手上抢走了千年宝藏的,可以看得出来,那帮子人,除开那两个100级的,其他的可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即便这次是真的打不赢,那也要去拼上一拼。

大的打不过,可以去打小的。

只要他们出面,即便是输了,也说明了他们的态度,不是吗?

如今你们有两个100级的,可那又怎嘛样?再过不了几天,我们这边同样会起来好几个100级的,到时候就有你好受的了。

现在他们也不怕搞事情。

于是乎,他们就开始组织人马,分成无数个队,一起向银松雪原杀去。

步懒带着人刚刚把非他们帮会,非同盟的人清出银松雪原,顺便把玉兔给捉了,就听到聊天室里有人在上报,说敌对方正组织人杀来银松雪原,那架势是要我们大干一场。

步懒心中暗骂:这帮孙子,就不能让姐缓口气啊!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要来就让他们来好了,现在她开着七月的雪这个号,还怕他们不成?

敌对方即便是有几个大佬,但他们这边的人也不是吃素的。

“那好,既然他们要来,我们就把战火放在门口,大家都到门口去迎他们。”步懒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